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中国扶贫网扶贫聚焦资讯播报
云南省际间交叉考核组山西工作侧记
时间:2017-01-19 08:58来源:中国扶贫作者:韩世雄 刘红涛

      1月17日,农历腊月二十,再有十天就是一家团聚的日子了。临近岁末,浑源县城处处弥漫着浓浓的年味,这一点,先考核组一天到达浑源的《中国扶贫》记者已经感触颇深。

     《北岳报》是这个小县城县委机关报,快到春节了,为节日烘托氛围,报纸也换成了铜版纸彩色印刷。最近的两期报纸上,和扶贫开发工作有关的内容占了大部分版面,这也凸显扶贫工作是浑源全面最紧迫、最主要的民生工作。

正在山西省开展工作的云南省交叉考核组就是为扶贫工作而来。

       此前,他们刚刚完成3个县的考核工作,这期间有的人一到北方就患上重感冒,有的人扛不住了打点滴,但第二天工作依旧没耽误,敬业精神令人敬佩。但在后面2个县的工作中,考核组成员们还得再加把劲。

       1月17日这一天,也是他们到山西以来唯一的一天白天里没有工作安排,但六七百公里、10个小时的路程,让很多人下车的时候都扶着腰——一大早,在完成万荣县的工作后,考核组一行乘车北上,在夜幕降临时分才到达了大同市浑源县。

       一下高速,在大巴车上早已经坐不住的组员们就被眼前满街的彩灯所吸引,他们纷纷拿出手机,频频拍下了车窗外的夺目夜景,一天的疲劳也瞬间消散。

       到达驻地,简单收拾一下行李,他们又全体准时出现在了座谈会现场。

       19:00,浑源县委书记张清河代表浑源县委县政府致欢迎辞:“现在虽是数九寒冬,但考核组带来了浓浓暖意”。

       作为燕山-太行山连片特困地区片区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深知戴着贫困的帽子不光荣、不光彩,因此一年来县里对扶贫工作相当卖力。但自己说好却总有“老王卖瓜”之嫌,究竟一年脱贫成效如何,还需要考核组的专业评判。

       在会前的闲聊中,记者从当地人口中知道了一件事,大同市6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扶贫办主任累倒了3个。市扶贫办从各地借调的10个小伙子写材料,不长的时间里也累垮了好几个。

       不脱贫,总书记不放心,老百姓也不答应。总结经验,发现问题,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的省际间交叉考核最真实的目的。这一年,浑源县脱贫29个村、7500人,是三年来脱贫村数量最多一年。其中光伏脱贫13个,易地搬迁脱贫村3个,产业脱贫村15个。这些领域也是浑源县脱贫攻坚一年来的发力点。当然,也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问题,这都需要考核组帮助县里查漏补缺,尽快提升。

       按照计划,浑源县要在2019年脱贫,横在他们面前的还有尚未脱贫的104个贫困村、16357个贫困人口。

       脱贫攻坚,压力在上,责任也在上。按照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要求,县委书记、县长是扶贫开发工作第一责任人。这次交叉考核组将对相关层级的责任人和政府部门负责人进行访谈,全面客观评估他们是否尽职履责。

       在这支以云南省扶贫办副主任为组长的交叉考核组中,囊括了省级扶贫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推荐的专业人士,对于浑源的脱贫工作他们将认真负责地进村入户做一对一调查,用专业、挑剔的眼光审视每一份扶贫档案和材料。

      按照最新的天气预报,北方将迎来大范围降温天气,县里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件军大衣。这两天,这些军大衣们将分成7组下到15个贫困村,用嘴去问、用眼去看、用耳去听,按考核程序和要求认真工作。

       夜已深,住在记者对面的考核组成员依旧在交谈。明天在严寒中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又是一场苦战。

       这是对2016年浑源县脱贫攻坚工作的一次全方位考核。

       扶贫并非只是扶贫办一家的事。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县委书记、县长都成为第一责任人,领导小组更成员单位都纷纷出台行业扶贫政策措施,编织贫困人口权益的保障网。让专业的人来调查最专业的事,并通过业务碰撞出火花,更好的完善扶贫各项政策,是此次实行省际间交叉考核的初衷。

       早上8点半,在山西工作的云南省交叉考察组便按照既定的安排分成7个小组分头行动——5个小组上午进村走访,下午访谈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2个小组上午看扶贫项目,下午看县里档案材料,并访谈县委书记、县长。

       记者跟上了第4个小组,这是由云南省卫生计生委、省民政厅和省扶贫办抽调3名业务骨干组成的小组。

       从县城出发,到XX村的路程只有20分钟,但组员们却总嫌开得慢、限速低。

       组长在车上和组员们抱怨,“这次抽的又是一个非贫困村,已经是连续第三个啦”!“那就没别的了吗?”“我特别想去那个离县城60公里的村,但早就被挑走了,到我这就剩下这一个了。”

       到了村里,乡党委书记和村干部们早已等候多时,简单寒暄后,考核组就进入正题——分别邀请乡党委书记、村书记和包村工作组组长一对一访谈。

       在确定访谈对象时,组长还特意询问了一下乡书记和乡长到乡里工作时间,村书记和村主任任职时间。经过对比选择了在此工作时间更长,更熟悉情况的人选。

       一对一访谈在三个房间同步进行,没有客套的话,访谈立刻开始。

       组长:劳动外出务工多少人?

       乡书记:97人。

       组长:省内和省外各多少?

       乡书记:省内79人,省外8人。

       组长:主要从事什么职业?

       乡书记:主要从事服务业和建筑业,服务业中包含服务员和搓澡工。2014年以前,外出务工的人比较多,2014年和2015年,经济下行,很多人返乡。乡里安排了一些乡内的中小企业安置。

       组长:那对待返乡的劳动力你们有什么政策?

       乡书记:我们乡里有外出就业务工平台,组织技术型人才输出就业,生活条件不好的人回来后也可以找乡里的社会事务办公室寻求帮助。

       组长:那乡里对促进贫困户就业有什么政策吗?

       乡书记:我们有“三帮扶”和“三促进”,千方百计帮助想工作的困难群众就业。

       组长:那这两年就业形势有什么变化吗?

       乡书记:我感觉有技术的人出去的更多了,最强烈的感受就是在本地的都没出息,一出去后都特别有出息。

       ……

       双方的第一次“谈话交锋”就围绕就业问题展开,一问一答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在交谈中,来自云南卫计委的组长对当地农民就业情况和当地的产业发展情况进行了全面深入的了解。问卷的第一页两侧的空白上,她也用铅笔密密麻麻写了好多笔记。

       乡书记显然没有想到考核组会问得如此细致,任何一处都含糊不过去。记者发现,这段时间他不时从裤袋中摸出烟来,点上火,这是焦虑和紧张的表现。

       组长拿着前几日临时就地取材的罐头瓶水杯不断地喝水,长时间的“唇枪舌剑”带来的是口干舌燥。

       片刻歇息后,访谈进行到下半场,从新农合参合率和报销情况问到大病救助政策落地情况,从民政临时救助资金发放情况聊到地方易发病病种。

       当问到大病报销起付线是多少时,乡书记一下子愣在那里,明显这个信息他不掌握,一时答不出来。

       这时组长笑了:“不好意思,因为这是我的专业,所以我问得细了一点。”

       乡书记:您是干什么工作的?

       组长:我是卫计委的。

       乡书记:啊!原来如此,怪不得问得这么专业!

       民生这块谈完后,话题又转向了当地的产业发展规划。

       乡书记告诉组长,村里计划在2017年成立综合服务公司和旅游扶贫公司,将利用乡里产业园区开发的契机,加大产业发展力度。

       “在我的任期内,以我有限的能力,能做多少做多少,毕竟还年轻。”乡书记对带动全村贫困户脱贫有信心。“2017年的机遇抓牢了,2018年我们才能实现全面脱贫。”

       组长:那有没有算过能带动多少贫困户?

       乡书记挠挠头:这个数据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没法说。

       组长:那么这样,我们20号完成山西省内所有工作回云南,我把邮箱给你,你把这两个公司的可研报告和这两个公司对脱贫有多大的成效写成材料,以书面的形式发给我。我对这块很感兴趣,想多了解一些,并加到考核报告中。

       乡书记:具体有什么要求?

       组长:主要是这两家企业的投资规模、发展方式、地方与企业合作方式、集体经济收入多少、带动贫困户人数、户数等。

       随后,组长和书记还聊了危房改造现状和推进的难点,扶贫小额信贷和光伏扶贫给贫困户带来的实惠,等等。

       在组长和乡书记访谈的过程中,组员却有了新想法。原来,这里的贫困户、脱贫户名单中大部分都是低保、五保户这些政策性兜底的人群。这位来自省民政厅的组员,对这些贫困人口的生活现状再熟悉不过了,无法体现产业扶贫带动作用。

       组长仔细看了看名单,发现确实如此,但一些户中明显有残疾人群、高龄群体,她还是决定继续进村入户访谈,看看村里这一群体生活的现状。

       XX村是一个大村,走路路程太长,组长拿着找出来的5户农户名单,随着小组长开始了进村入户工作。

       在第一户家,一进院门,组长就被门口左侧新建的几间砖混房吸引了目光。

       家里只有一位老人在炕上坐着。2013年非典时,老人因病致残,缺乏劳动能力,每天都是他姐姐帮助他。外面的新房,是2014年村里危房改造的时候建的,有亲戚朋友来看他的时候都会住在那里。

       组长最关心的还是老人的吃穿问题,老人说政府给送来了白面、大米、油,根本不愁吃穿。“国家政策好啊,没有比现在更好的了。”

       每天冬天,他的气管炎都发作,咳嗽不止。每月都要花100多块钱买药。组长特意让老人家把常吃的药拿过来,并一盒一盒的查看。

       老人家里地很多,但缺乏劳动能力的他,没有能力去伺候那些产出率低,送人种都不愿意种的旱地。

       每年的种地补贴成为他收入的重要来源。帮扶干部经常来看他。今年的收入也比去年增加了。老人说,除了吃药花钱多了一些外,其他方面都很好。

       “村里、乡里热别关心照顾我们,现在吃水有深水井,并接到户,24小时。生活条件挺好的。”老人就是希望政府能多给他这样的残疾人一点生活金,帮助他安度晚年。

       在第二户入户调查时,正赶上老人的女儿带丈夫和孩子过来看外婆。

       女婿没有空手来,记者看到他手上拎着一小袋辣椒油和一小袋的炒蚕豆,这两样是制作浑源凉粉必备的配料。

      老人的窑洞式房顶被一大块帆布包裹着,这是为了防备雨天漏雨和房顶墙皮脱落。外部裸露的电线也诉说着这座老房的历史,老人期待更幸福的生活,更幸福的晚年。

       第三户是一位82岁的老人。在1976那一年,这个在小煤窑打工的壮小伙却被垮塌的煤矿砸成了瘫痪。在他年久失修的家里,屋里的地方仅用普通的红砖简单地硬化了一下。

      第四户农户孤身一人住在原本废弃的村小学中,孤身一人的他被村委会接到了这座经过简单维修改建成的住所中。

       进到屋里后,叠放整齐的被褥,干净的炕铺和碗筷让组长和记者很惊讶。作为一个独身盲人,他并没有丧失生活信心,相反还在有滋有味、有条有理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在交谈中记者了解到,这个老人有小学文化,喜欢学东西。看不见的他每天都抱着收音机听新闻、评书。在他的隔壁,还有一个光棍,也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两人作伴,颐养天年。

       “我对政府的帮扶挺满意的,我一切都挺好的,谢谢你们啊!”老人听闻我们是来调查扶贫工作成效的,激动地说出了这番话。

       面对家里的情况,拿着入户调查表的组长也不知道该问什么。在核实一些基本情况后,组长对老人说:“你年纪大了,进出也不方便,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帮扶责任人来帮你。”

       第五户家庭情况更让人心酸,老母亲高龄且腿脚极其不方便,看见我们两个生人到访还执意下地迎接。儿子年轻的时候患上了小儿麻痹导致瘫痪,不经意间撸起裤腿,记者看见他的腿部肌肉严重萎缩到只有墩布棍一般粗细。

        母子俩每天都要靠吃药维持身体机能,止痛药、感冒药、去火药,虽然都是常用药,但依然开销很大。

        家里的土坯房也年久失修,不过好消息是村里打算明年对老屋进行危房改造。

        填完问卷,组长拉着老人的说,您要多注意气候变化,身体不好,就多注意身体,别再生病了。总之一句话,要好好的,自己多保重。

        在回程的车上,组长和其他两个组员热烈讨论着。“跑了这么多村,这个村是比较困哪的,这里的非贫困村特殊贫困群体非常多,帮扶他们除了给钱送物,还要有更多的感情。”

       返回县城,各小组按照既定计划与各部门负责人交流座谈。

       首先进入房间的是县民政局局长,考核组成员中来自民政厅的同志针对县里民政部门出台的惠民政策和针对贫困人口的特惠政策不断发问,局长挨个解答。

       考核组成员:“要是懒汉不想干活只想吃低保救济怎么办?”

       民政局长:“作为民政局工作职责,首先先要让他活下去,如果活不下去的话就要提供低保、五保,不能说因为他懒就不管。”

       问答双方在熟悉的专业领域不断地交流,通过对比两省的政策情况,双方都发现了值得借鉴的经验,这也是省际间交叉考核的意义所在。

       一个小时后,县卫计局局长接班民政局长进入访谈室,来自卫计委的组长又结合山西省的健康扶贫政策不断地发问,并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提出合理化建议。尤其是当谈到了入户调研发现的一般贫困户没有缴纳新农合的情况。

        两场访谈,两场针对贫困群体特惠政策的碰撞。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随着访谈的结束,访谈双方走出房间,才发现自己这一组是所有小组中结束最晚的一组。

       1月18日8:50,扶贫开发成效省际交叉考核山西组第二组成员来到了昨晚提前抽取的考核村。

       在村委会办公室,第二组组长云南省住建厅相关同志简单介绍了工作要求后,就立即开始抽取贫困户和脱贫户进行入户调研。按照规定,每个成员要完成五个入户调研任务。  

       已经连续工作了12天的、来自云南省扶贫办的同志在北方冰冷的街道上感慨地说:“知道北方冷,但是没想到能冷到这个程度!”

       几天前,由于寒冷天气和劳累,他患上重感冒,高烧超过了38.5度,经过一晚上的输液后,第二天他又同大家一样下乡进行入户走访,然后再回到驻地进行后续的数据录入与整理材料工作。

       “之前也不是没来过北方,只是这次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户外,我们南方人的棉衣御寒效果也赶不上北方的,所以感冒了。但是我们来的人本就少,如果我起不来,其他人就要分担我的工作,待在户外的时间就会更长。你看,我现在已经适应了北方的寒冷了!”

       进到第一个农户家中,面对着屋里的火炕,他犯了难,因为南方没有火炕,他也从来没有坐在炕头上记材料的经历,思考再三后,他拿了个小板凳,坐在炕边,以火炕当桌子,开始了问卷调查。接下来这一路,他都是以火炕为桌,坐在小板凳上填表格。

       第一户是五保户,身患小儿麻痹丧失劳动能力,两亩地由亲戚代种,主要靠国家相关政策帮扶度日。

       第二户的老两口与儿女分户生活,靠种地与打零工维持生活。当调查员问他们是否想通过扶贫小额贷款发展产业时,男主人表示没有贷款的意向,        因为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们除了种地啥也不会,也不想参加经济作物技能培训,觉得还是种玉米比较有把握。

       一进入第三个农户家的院子,调查员一下子就愣住了,原来院中央有一个蓝顶白板的彩钢房,而两边是已经倒塌的土坯房。经了解,这一户是五保户,4年前因为土坯房倒塌已经无法居住,亲戚和邻居们凑了9000多元钱给他建了一个临时居住的彩钢房,这一住就是四年。

       这两天老人感冒生病,刚吃了药。“我得不停地生炉子,要不然这屋里就冻冰了。”老人说。

       在老人的房间里,记者看到了盆里装着30多个已经煮熟的鸡蛋,一个盆里装着5个冻馒头,地上的盆里还有几块切好的南瓜。

       老人说,这些都是邻居怕他饿着,给送过来的。这些东西够吃半个月。

       第四户有三口人,老两口和儿子住在一起,男主人患腰间盘突出症,无法干重体力活,每年靠打零工也就能挣个千八百块钱。而对于他儿子在外面打工的收入,男主人先后说出了两个数字,一个是每年2000元,另外一个是5000元。

       记者给他算了一笔账,如果他儿子每年打工收入仅2000元,那么他们家就达不到脱贫标准,而如果收入达到5000元,则刚好达到脱贫标准。

       老人一听,马上改口将收入改为“5000元”。

       记者问他:“儿子是否已经把钱带回家?”

       老人赶忙说:“还没有回家”。

       记者再次问:“既然没有回家,那么这5000元收入怎么得来的?”

       老人说:“是我打电话问的!”

       由于种地的收入支出可以大略算出,但是唯一能衡量这一家收入是否达到脱贫标准的关键就是他儿子在外面打工的收入,他说多点就脱贫,说少点就还是贫困户。

       一上午,记者跟随的调查员共完成了四户走访调研工作,此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按照时间表安排,他赶回村部吃午饭。

       按照省际交叉考核的规定,中午可以在调研村吃中饭,但是需要交纳伙食费。村里安排了一家较干净的农户家,给远道而来的云南省交叉考核组成员们安排了一桌地道的山西菜。

      “这凉菜太好吃了,这是什么呀?”这些调研员只吃了一口就被桌子上的四盘凉菜折服。

       桌上摆放着当地待客最拿出手的四道凉菜——拌苦菜、腌白菜、黄豆芽调粉、黄瓜豆腐干,另外还有一碗炖羊肉,每人一碗当地特色小吃凉粉和炸油糕。

       这些菜都是出自农家主妇的巧手,且全是山西有名的待客菜。

       餐后,考核组按照要求缴纳了3人的伙食费,并拿到了盖有村委会公章的收条。

        下午,两位组员继续留在村里进行入户调研,组长则赶回县里,与其他小组成员组成干部访谈组,对县里的干部进行访谈。

       16:00,来自云南省住建厅、云南省人社厅、云南省扶贫办的三位同志组成的干部访谈小组对县住建局、人社局两位局长分别进行访谈。

       常规询问工作完成后,访谈的内容已经不再局限于交叉考核的问卷内容,更像是两方就扶贫工作进行经验交流和扶贫思路探讨。

      来自云南省住建厅的同志结合云南易地扶贫搬迁和危房改造工作的经验,提出建议:易地扶贫搬迁要想留出产业发展的空间,就需要提前规划和科学地设计,以免搬迁人口没有相关产业支撑,造成搬出来,留不下。另外还有要认真做好危房改造的历史文化保留与延续的规划设计等建议。

       来自云南省人社厅的同志向浑源县人社局局长介绍了云南就业培训的一些好的经验。来自云南省扶贫办的同志也对扶贫搬迁和劳务输出进行了两地经验探讨。

       夜幕降临,不远处的北岳恒山也渐渐失去了它的轮廓。业务交流由浅至深,双方都在进行头脑风暴,为了做好2017年的脱贫攻坚,想好招,出良策。

       晚上,访谈内容的录入完毕。明早考核组将奔赴最后一个县。那句话怎么说着?对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责任编辑朱 峰
标签考核评估    
扶贫行动
参与互动
010-67101700
公共微信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管理团队| 欢迎投稿|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67101700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
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 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09064717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