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中国扶贫网扶贫聚焦教育扶贫
“毛狗子”为何不读书了?
时间:2018-03-05 08:19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刘 明

尽管山寨的年味越来越淡,但那毕竟是父亲的山寨,在娄底岳父家过完年后,我们还是回了湘西。 

当然,这次回湘西,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做,为刘家坡上的祖坟立两座石碑。 

前年大年三十,我和堂兄刘顺祥给祖坟“送亮”。一座躲在杂草丛中,竟然没有找到,一座几乎不见土堆…… 

大约200年前左右,传说先人们由湖南桃源而来。留下的两座坟堆,虽口口相传下来,但却已分不清男女,记不得名字。

布衣常念祖宗德,蔬食不忘天地恩。 

天地万物本就一体,更何况我们身体里还留有先人们的血脉。 

我决定组织大家给先人立石碑,感恩代代相传的艰辛,感恩这个伟大时代的给予…… 

天灰蒙蒙的,铅灰色的沉重的晚云罩在天空,山路两旁的松树耷拉着脑袋,在冷风中不情愿地晃动着硕大的身躯。 

虽还只是农历正月初四,但山路上碰不到一个人,时不时飞舞的细雨,让人感到一种不可言说的惆怅。 

我正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回到父亲的山寨的。 

虽说是山寨,也有150多人的户籍人口,但看不到几个人在家。 

这些年,因为父亲的缘故,我每月都要从长沙回去看他,也知道些情况,大约长期留在山寨的人,恐怕不足30人了。 

快到寨前时,在叮里哐啷的牛铃声中,只见一个少年走在牛身后,不用说,我认识他。 

当地人都叫他“毛狗子”,和我是同辈人。 

这是一个16岁左右的少年,姓罗,“毛狗子”是他小名。 

我回父亲的山寨多,每次看到“毛狗子”的机会也多。 

看到他放牛,看到他背柴,看到他干农活,有时到镇上读书,他还搭过我的顺风车。 

在湘西,似乎每个男人都有小名,什么猫啊、狗啊、猪啊等,还有石头、松柏树等等,亲切而自然,无非是父母希望孩子好养一些。 

“毛狗子”能长到16岁,也确实不容易。我与他还真有段奇特的渊源。 

“毛狗子”父亲快50岁的时候,才有了他这个宝贝儿子。 

可没想到,小家伙患有先天性巨结肠,无法正常排泄,肚子常大得像球一样,且疼痛难忍。 

多年来,他们到过很多医院治疗,可一直没有好转。 

十三年前,“毛狗子”才三岁多,为他的病,家里已经负债累累,父母整天以泪洗面,甚至准备放弃治疗了。 

那个时候,我为父亲在山寨里安装了首台卫星电话,父亲在电话里说,看能不能帮帮他们,小孩子造孽。

我说,好,尽力吧。 

抱着最后的希望,“毛狗子”父亲东拼西凑借了3000元钱,带他来到长沙。 

我至今记得他们来的日子,2005年11月4日,送孩子到省儿童医院后,才发现连交5000元押金都没有。 

医生说,要治好“毛狗子”的病,最少要20000元,切割巨结肠的手术刀也得7000元…… 

惊闻消息,“毛狗子”的父亲,一个近50岁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失声痛哭起来。 

看到老罗的无奈,我有些不知所措。 

那时候,我在省委大院内的《决策参考》任主编。于是想方设法找了一些熟人,把孩子先住进医院再说。 

接下来,我找了些媒体朋友帮忙,特别是当时长沙晚报记者雷云,写了篇报道,引起了时任长沙副市长曹亚的关注…… 

一些省委老领导也对此很关心,当时湘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长孙剑霖还专程托人来看…… 

时任湘西永顺县县长郑桂章也伸出了援助之手。还有我的同事刘宝钦等等。 

在社会各界关心下,通过40天的治疗,“毛狗子”康复出院。 

十三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 

不知不觉,“毛狗子”今年读到初三了。 

一边读书,一边放牛,一边农活,是一代湘西农村孩子最温馨的记忆。

我从小就在这种环境中长大,深深感到父母的艰辛,于是就发奋读书。 

1990年秋天,我初中毕业考上湖南机电学校,成为了山寨第一个“跳出农门”的人。 

我在水牛背上、煤油灯下读书的故事,影响了当地不少怀揣梦想的学子。 

“毛狗子”和我父亲经常一起在山上放牛,也听到了不少。私下里,他也曾说,要向我学习。 

我对“毛狗子”充满信心。 

可这次回家,父亲却告诉我,“毛狗子”准备不读书了,年后就出去打工。 

“他不是初中还没毕业吗?” 

“是还有半个学期。” 

“为什么?” 

“他不想读了。” 

这确实让我感到意外。 

晚上时,“毛狗子”到了我家串门,这是他的习惯,多年如此。 

他常和人说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我知道这是他父母教的。前些年,我告诉他是大家救了他,不是我一个人。 

“毛狗子”虽不再与别人说这些事了,但我每次回家,只要他在家,都会来看我,看得出,这是一个重感情的孩子。 

这一次,我就直奔主题地问他,为什么不读书了? 

他笑了笑,不回答。 

我说,只有半年初中就毕业了,毕业后不读高中,也要读职业学校,人要出去打工,得学门技术。 

他咬着嘴唇,始终不说话。 

第二天,我问他父亲,老罗只是叹气,什么也没有说。 

倒是我的父亲说,刚上初中时,“毛狗子”成绩还行,后来不知为何,越来越差了。 

“成绩不好是一方面,最主要还是外面诱惑大。”父亲说,现在农村读书无用论盛行,非常可怕。 

这我也知道,所谓读书无用论,不就是现在不像我们那个年代了,农村孩子考取学后,不再分配工作了。 

但反过来说,就是不分配工作,无论在哪里,都需要知识、需要本事啊! 

人生在世,没有一技之长,终究是痛苦而艰难的。 

回想起父亲的山寨,改革开放以来,读书考出来的也只我和小妹及一邻家小女孩,但大多数过得好的人,都有一技之长。 

很多不少20多年前出去做工的人,现在依然做工,这无可厚非,还算不错。 

痛心的是,由于是法盲,用湘西乡下人的思维处事,受不得委屈和挫折,动不动就违法犯罪的,却大有人在。 

保证每个奋斗者都事业成功,一生美满幸福并不是政府的责任。但保证每个人都有大致同样的机会和起点,却是人心所向。 

不能不说,这些年,国家对教育扶贫的投入真不少,特别是农村基础教育,再也没有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的人了。 

精准改造,精准招生,精准资助,精准就业,精准培训…… 

通过一系列措施,我发现家乡教育扶贫成果明显:教学楼是新的,学生宿舍是新的,教师待遇是新的,一切都在悄然变新…… 

尤其是精准资助政策,贫困户子女不仅上得起学,而且免费上学。义务教育阶段实行“钱随人走”,贫困家庭孩子无论在哪都可享受“两免一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毫无疑问,让农村孩子掌握知识、改变命运、造福家庭,是最有效、最直接的精准扶贫。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让寒门之弟掌握一技之长,就业脱贫是关键中的关键。 

但我以为,还要加一条,精准扶贫还要帮扶贫对象“化之于心”。 

“万化根源总在心。”扶贫先扶志,志不立起来,再多的投入,都难以改变根本。 

可现实生活中,我们看见各级各部门投入真不少,可真正和扶贫对象交心的并不多。 

扶贫对象有什么想法?困难在哪?如何给力?问题具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光棍们为何越来越多?违法犯罪怎么屡禁不止?甚至连农村的土鸡蛋都越来越少了?是谁的责任? 

“读书人的同情,专家的调查,对这种人有什么用?……” 

也许,就“毛狗子”不再读书这件事来说,很多人认为,那是他自己或他家的事,和扶贫帮扶无关。 

说实话,我很怀念自己读书时那个年代,老师常常家访,同学互相勉励,亲朋好友谈心多。 

我们对老师充满敬重、感恩之情,不像现在,听说母校还常有学生和家长打老师的事情发生。 

在母校附近,我看见过大大小小的民房里,住满了陪读的父母或爷爷奶奶,学生们不再吃食堂和住集体宿舍,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多年来,我也知道,“毛狗子”的母亲,为了孩子们读书,农忙季节,早出晚归,来回步行二十多公里…… 

离开湘西时,父亲告诉我,“毛狗子”这次是跟他姐夫去广东东莞进厂打工,准备学烧电焊。 

还能说什么呢? 

听说明天,“毛狗子”就要离开湘西了,我祝福他。 

我希望“毛狗子”好,并要父亲转告他,一旦有什么困难了,还可以像十三年前那样,随时找我。 

如果没有记错,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和我父亲一起,在山上,放牛。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扶贫论坛    
扶贫行动
参与互动
010-67101700
公共微信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管理团队| 欢迎投稿|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67101700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
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 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09064717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