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中国扶贫网图说扶贫
总书记最关心的十八洞村大龄青年“脱单”:5年6个男人“脱单”记
时间:2018-09-22 09:40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刘明


      我是2014年3月20日到湘西十八洞的。

        那一天是农历二月二十日,星期四,春分的前一天。 

       据说春分这一天,太阳整日都在地平线上,南北半球季节恰恰相反:北半球是春分,南半球则为秋分。 

       今天查阅微日记,发现我是随花垣县扶贫工作队一起进驻十八洞的。

       下车时看了看时间,刚好是下午四点十八分。 

       我记得那天十八洞村的黄昏,晚霞如火般燃烧,染红了大半个天空。

       夕阳西下,周围的空气似乎格外清澈,仿佛玻璃一样。 

       举目远眺,崇山峻岭之间,竟升腾起轻柔的雾气,一副暖洋洋的样子,让人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温爱。 

       十八洞给人第一印象是美妙的。我和工作队员一起到农家,同吃同住同劳动。 

       我来十八洞,是经时任扶贫工作队长龙秀林和队员们的建议,十八洞村委会专门聘请当顾问,为做好精准扶贫工作出谋划策。 

       那次去,我住了两晚,忙乎了三天。除了耕田犁地,主要是走访调研。 

       这是我在中国新闻社当记者时养成的习惯,无论采访还是策划,都坚持“三底”原则:摸清底情,用活底牌,守住底线。 

       和我走访过的大多数湖南乡村差不多,那个时候,留在十八洞村的人,多是老人和孩子。 

       2014年春节刚过一个多月,因为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到过十八洞村,不少青年男子没有急着出门打工,而在观望中。 

       他们在观望,地方政府到底将有哪些具体的帮扶举措。 

       我主动和大家交流,聊打工,聊年收入,聊来聊去,竟然发现不少人还没有结婚。 

       离开十八洞村回长沙那天,我禁不住发了一条微信:“精准扶贫如何扶?十八洞的光棍们在期待。” 

       我接着写道:十八洞村的未来,是十八洞人的未来。如果我们精准扶贫忽视人的基本需求而高谈阔论,那么无异于舍本求末。 

       人生代代无穷已。生儿育女,是人类社会得益于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也是大多数人生活的动力和源泉。 

       后来,我又多次去了十八洞村,并和扶贫工作队员一起进行了专题调研,发现光棍找不到老婆,主要无外乎三点。 

       一是近几十年来农村出生性别严重失衡。二是农村适龄女青年大量向城镇“流失”。三是光棍们就业谋生的素质亟待提升。 

       精准扶贫,核心在于“精准”。精准识别是前提,精准帮扶是基础,精准管理是保证。 

       扶贫工作队统一了思想,然后群策群力,带领村民到外面参观学习,开眼界,长见识,再触动内心。

      说一千道一万,大家都希望帮村民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 

       2016年,十八洞村人均年收入,由三年前的1668元增加到8313元,退出了贫困村行列。 

      十八洞脱贫了,但“脱单”路上依然任重道远。 

       两年快过去了,我每次去十八洞,问得最多的还是又有哪个找到老婆了?特别是些熟知的单身汉,逢人便问。 

       前不久,当得知老友施六金“脱单”了,我和时任扶贫队长的龙秀林及时任第一支书的施金通相约,再次去了十八洞。 

       我们一帮子人聊到半夜。晚上,我在十八洞山泉水厂的集体宿舍住了一晚。 

       回到长沙后,我决定写写十八洞人的故事。尤其习近平总书记到十八洞村后,五年来,发生在6个男人身上的故事。 

       这6人,也只是这5年来20多个告别单身的代表。 

       他们有老友,也有新朋,有在家创业的,也有远赴西藏工作的大学生…… 

       他们从十八洞的过去走来,见证了十八洞的现在,更满怀激情地拥抱着十八洞的未来。

      “刘老师,我是施六金。八月中秋有时候没?如果不忙的话,回十八洞梨子寨喝我的喜酒。” 

       收到施六金信息那天,我正在深圳出差。他还用语音说,你这个顾问也是十八洞的一员,哥告别了单身,来吧。 

       是的,六金和我同年,今年四十四岁,还大我四个月。 

       习近平总书记到十八洞村的那一年,六金还在浙江打工。他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出去了,前前后后在外二十多年。 

       我驻村那年,他刚回到花垣县城,在矿山谋了一份职业,眼睛却盯着村里的变化。 

       2015年11月,他被龙秀林“摸底”摸了出来,并喊回了十八洞 

       尽管打工多年,也存了些钱,但回到十八洞的施六金,用他自己的话说,还是光棍一个。

       施六金的现状,当然不是个别现象。

       于是,扶贫工作队急光棍们之所急,在2016年初,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相亲会。

      忐忑不安的施六金,硬着头皮去相亲,还因此上了几天央视的新闻联播。 

       尽管大家很关心,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牵手成功。 

       回想起这段经历,施六金说,主要是自己没什么稳定的收入来源,腰包不鼓,腰板也就硬不起来。 

       后来,他又在家里做过农家乐,收入依然有限。 

       去年九月,步步高集团在十八洞投资建设了山泉水厂,他应聘成为一名工人,月均收入2600元左右,笑容才逐渐多了起来。 

       今年初,他又参加相亲会,虽没成功,但整个人的精神完全变了。 

       没隔多久,他给现在的爱人吴春霞微信上说,自己在中国企业五百强步步高集团上班,收入虽有限,但一切都是暂时的。 

       为此,他还邀请吴春霞来十八洞走走。

       同为花垣人的吴春霞被十八洞村的变化感染了,也被施六金充满激情的话感动了。 

       没有多久,她放弃了在上海打工的生活,决定到十八洞和施六金一起过。

       9月12日,我们到十八洞那晚,施六金说,上班一年差不多有四万元,房屋出租每年可得租金四万五,爱人再给租户做点事,年收入也有四万左右。 

       当然,这还不包括土地租金、猕猴桃产业和山泉水厂给村里的分红……

       施六金的幸福写在脸上。

       施全友比我大两岁,在十八洞驻村的日子里,我们去他家多,也聊得最多。 

       五年前,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座谈会就是在全友兄坪场上召开的,他爸妈坐在总书记身边。 

       全友兄给我的印象,沉默寡言,话不多,白天也很少在家,晚上回来蒙头就睡。 

       他好像在忙什么,又仿佛在躲什么。 

       2014年3月22日上午,我在路上碰到他,两人抽了一阵烟,他才说自己正在为找老婆的事发愁。 

       原来三年前,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一个重庆女孩,也带她到十八洞来了。

       离开时,女孩说,你们这个地方也太穷了,穷得连上厕所都要打伞,无法想象。 

       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中,关于结婚的事,那女孩始终没有表态。 

       我说,习近平总书记都到你家里了,你应该自信起来。现在扶贫工作队也驻村了,一切都会好的。 

       全友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笑着说,你们扶贫工作队是来建设十八洞的,又不会帮我们找老婆。 

       我也笑着说,找老婆和我们读书一样,主要是靠自己,外因是条件,内因是关键。 

       这时候,又拢来几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问,他们都是十八洞人,也都没有找老婆。 

       大伙一边抽着我递过去的烟,一边扳起手指头算了起来。

       真没想到,939人的十八洞村,光三十岁以上的光棍就有46人。

       道别时,我告诉施全友,你不妨把习近平总书记来十八洞的消息告诉女友,发一些照片,多展望未来,事在人为嘛! 

       同时,我把大家的想法也在微信和微博上发了出来:“精准扶贫如何扶?十八洞的光棍们在期待。” 

       那时候,我和时任吉首市委书记的秦国文刚完成 “中国首届微信大赛”策划,结识了全国很多新闻同行。

       大家在微信里留言,精准扶贫不妨先从帮光棍找老婆抓起,这创意不错,要做好并不容易。 

       是的,我只是一介书生,很多创意,离开了具体支持和执行支撑,一切都不过是想法而已。 

       以我为家乡招商引进中国企业五百强大汉集团为例,9年前,没有时任永顺县委书记李平等领导的认可,到现在也不可能投资10多亿元。

       三年前,家乡永顺老司城遗址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没有当地主要领导的赏识,我也完成不了相关宣传策划。

       令人感动的是,我在十八洞村的创意,得到了花垣县委书记罗明大力支持,扶贫工作队长龙秀林和队员们更是不遗余力地践行。

       万事开头难。 

       精准扶贫不妨先从帮光棍找老婆抓起。这种以人为本的想法,一段时间曾被不少人作为笑谈。

       我也常常想笑,却又笑不出。

       很多人认为这俗气,难登大雅之堂,我想如果这大雅之堂都不尊重人性和本能,那么还不如砸了算了。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理会这些,为单身汉做些具体的帮扶才最现实。

        没过多久,我就听龙秀林说,在大家的鼓励下,施全友用诚心和信心打动了女友。

       2015年元旦,两人喜结连理。他从而成为了五年来十八洞第一个脱单的男人。 

        施全友则说,扶贫工作队员不仅指导他做农家乐,结婚的时候,龙秀林队长还给他借了两万元筹办婚礼。 

        因为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加上习近平总书记到过他家,他父母又非常热情。施全友家的农家乐非常火爆。 

        如今,他把农家乐交给别人去做,年租金有十多万元,自己则买了台面包车,做起别的事情来。 

       这一次,我碰到施全友,他正忙着帮邻居起新屋,人胖了不少,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也变了! 

       我问他,多少钱一天?

       他说,不要钱,帮两天白工,苗族山寨建新屋,远亲近邻都要免费帮忙,一直都是这样。 

       发家致富的全友兄,一如既往的真诚、憨厚,热情,没有忘本。

       我给他点个赞。

 

       杨再康也和我同龄。他家木屋前有棵数百年的梨子树,树下有一个宽敞的坪场。 

       梨子寨的得名,据说就因为这棵茂盛的梨子树。 

       再康说,自己小学没毕业就到全国各地打过工。2016年初,看到央视新闻联播连续五天报道了十八洞,就想回来看看。

       他主动找到了扶贫工作队。

      龙秀林看他家宽敞,特别是二百多平米的院坝,很适合做苗家的长龙宴,便鼓励做特色餐饮。 

      没有钱,扶贫工作队帮他贷款五万。没有老婆,工作队员们鼓励他参加相亲会。

       相亲没有成功,大家又帮他介绍。

       2016年下半年,杨再康光荣脱单。 

       第二年,老婆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儿子满月那天,杨再康端起大碗酒走向龙秀林,感激万分地说:没有精准扶贫,就没有我的今天。 

       如今,再康家的餐饮人气也很好,他告诉我,一个月有五六千元的毛收入。 

       这次再访十八洞,陪我走得最多的是龙先兰。 

       五年前,龙先兰才26岁。不在我们统计的单身数据中。 

       那个时候,他说自己还在遥远的俄罗斯打工。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到十八洞的新闻后,春节过年就回来了。 

       我曾听龙秀林讲过龙先兰的事情,父亲去得早,母亲改嫁,自己从小是野孩子,喜欢喝酒、打架、闹事。 

       龙秀林说,扶贫工作队刚驻村不久,时任湖南副省长的张硕辅到十八洞调研,龙先兰竟冲进汇报会现场:“领导,工作队都来了,我还没饭吃。” 

       张副省长问了他情况后,还去他家看了,要求工作队重点帮扶他,并鼓励他身强力壮的,要好好干。 

       就这样,龙秀林和龙先兰认识了,而且还结成了帮扶对子。 

       看着龙先兰一个人孤零零的,龙秀林说,今后你就是我兄弟,也就是我父母的儿子,我孩子的叔叔。 

       龙先兰开始不想呆在十八洞,龙秀林就像大哥一样,出钱送他去培训学习,然后随便他出去打工。

       他在长沙、深圳晃荡了一段时间,依然没有赚到钱。龙秀林干脆出钱到花垣县城租了个门面,让他卖十八洞的稻花鱼。

       没有多久,他又去长沙打工去了。 

       今天到这里,明天去那边,这样跳来跳去,总不是个办法。 

       龙秀林说,兄弟你年轻,浑身力气想做事,不如先静下来,养蜂如何? 

       龙先兰说,好是好,没本钱。

       龙秀林说,我给你担保去借。有了蜂蜜卖不出,龙秀林干脆发朋友圈推广。 

       一路上,龙先兰和我谈得最多的是龙秀林,谈他帮他发展产业、找老婆、安家……

      “我从小没父母的爱,但现在却有这样一个大哥关心我,有一个老婆爱我。”在养蜂场,龙先兰说,他去年初已告别了单身。

       十八洞藏在湘西大山深处,山清水秀,山花烂漫,一年四季花开不断,所以龙先兰的蜂蜜每斤多达百余元,仍供不应求。

        龙先兰从最初的养10箱蜜蜂,如今已发展到了120箱。在他带动下,十八洞村的蜂箱已有220箱了。

        去年,龙先兰光蜂蜜收入就有七八万元。加上熏腊肉、做小工等收入有十多万了。

       当然,这也不包括土地入股、猕猴桃基地和山泉水厂租金等集体收入分红。

 

      五年前,施俊也是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年纪太小,先到饭店做服务员,干了两年多。 

       施俊家在梨子寨中心,和我们驻村时住的房子一墙之隔。那个时候,只见他奶奶一个人常坐在门口晒太阳。 

       我们问老人才知道,原来施俊和父母、还有两个姐姐,都外出打工了。 

       四年前回家过年,发现十八洞变化了不少,但就业有限,施俊和他的家人也在观望。 

       三年前,施俊想参军,回到了十八洞。后虽没去部队,但县武装部领导关心他,特招为民兵,干了差不多一年时间。 

       武装部领导时刻勉励他,要趁着年轻,好好读书,学点东西。 

       施俊后来又去了父母身边打工,但武装部的经历,深深地影响了他。 

       2017年上半年,湘西长行村镇银行想在十八洞办网点,看中了施俊家。

       施俊回来代表父母签合同时,银行领导又看中了他。

       在浙江打工一个月有六千多,在家上班工资收入还不到一半。犹豫不决的施俊看到八十多岁的奶奶,毅然决定留下来。 

        百善孝为先。

        他还说服母亲和姐姐回来,每天十八洞人来人往,他家也很宽敞,开农家乐,收入不低。

        这一年多,我到十八洞都能见到了施俊,他能说会道,待人热情。 

       今年6月9日,施俊结婚了,给我发了请帖。我在外地出差,送了她们满满的祝福。

        杨英华是我至今没有见过,却一直很想写的十八洞人。 

       没别的,小杨和我一样,都是各自山寨第一个考学出来的人,我们均受益于国家对教育的投入。 

       杨英华今年25岁,小我整整19岁。 

       五年前,杨英华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读学前教育专业,选择定向分配,毕业后去西藏从事教育工作。 

        到十八洞第一天,村第一支书施金通就带我去了杨英华家。他父亲正赶着一群山羊回家,母亲在喂猪。 

        他家干净、简单、整洁,但奇怪地是,火炕上却不见挂有腊肉。

       我问小杨的母亲才知道,原来这些年为了供孩子读书,能赚钱的都卖了…… 

       施金通告诉我,杨英华是个懂事的孩子,深知父母艰辛,读书也很努力,去年考取了华东师范大学,成了十八洞第一个大学生。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我就被机器声惊醒。走进一看,原来是杨英华的母亲在耕田。 

       我帮老人耕了一阵,也从她口中得知,原来老伴得了严重的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不能下田干农活了,就由她来做。 

       干不了农活,杨英华的父亲也没有闲着,而是在坡上放了五十多头山羊。

       那一天,我又陪小杨的父亲在山上放羊。聊了很久。 

       耕田,放羊,读书,这让我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过去,想到了伟大的父母。 

       那次离开,我特意给小杨父母一些钱,他们说什么也不要。 

       我说这是给小杨读书的,我也是农村的孩子,深知读书的不易,请不要拒绝我的真诚。 

       这些年,记不清去十八洞多少次了,每次去,我都要去小杨家,看看他的父母,已成为一种习惯。

       远在西藏拉萨的杨英华,虽没有见过,但常和我电话或微信聊天。 

      昨天晚上,他告诉我,月收入有六千多元,自己正在读在职研究生,而且还找了女朋友。 

      我说前几天去十八洞,还到他家里吃了饭。“相关单位正在帮你家做农家乐升级改造。” 

     “不仅仅是你家,十八洞还有不少人家都在做,且免费做。” 

     “那您能不能帮我家的农家乐取个名字,‘杨姐餐馆’太土了。” 

       我说,你远在拉萨教书,父母姐姐常常想你,不如叫“爱在拉萨”。这是个人的思念之情,也是苗、藏的民族之情。 

      我说“爱在拉萨”下面的对联,用纪晓岚写的最好: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我告诉小杨,在不少人眼中,湘西好像只有贫穷愚昧。其实一代代湘西人的坚守和奉献精神却常常忽视。

       一部中国近代史,无不见证湘西人的担当与牺牲。 

      新中国成立后,一代代湘西人对知识的渴望与付出,更体现在对后人的教育投入上。

      看一看那弯曲的背影,摸一摸那粗燥的大手,想一想昏黄的油灯…… 

       总有一种力量让人热泪盈眶。

 

       关于十八洞的故事,要写的太多了。 

       且不说一届一届的扶贫工作队员,就是十八洞人,譬如原村主任施进兰,现村支书龙书伍等等,都值得大写特写。

       还有那些走在相亲路上,渴望尽快脱单的男人们,精气神也值得大力弘扬。 

       行文至此,我倒是要特别写一下施金通。 

       施金通今年39岁。我们认识时,他是十八洞村第一支书。

       金通初中毕业也外出务工。2002年为了做好退耕还林,回到了村里,第二年当选为村干部。 

       2005年,按照原则,施金通所在的竹子村和飞虫村要求合并,他被当选为村主任。 

       刚上任,就遇到一个难题,新合并的村名怎么取? 

       开村民代表大会,有提“竹飞村”的,也有叫“飞竹村”的。可无论叫哪个名字,都无法统一意见。 

       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施金通对争得面红耳赤的村民代表们说,自己没办法让“飞”和“竹”并列第一,不如取个新村名。 

       取什么呢?大家都望着他。 

      “就叫十八洞村,我们这里有个洞,过去叫‘夜郎十八洞’,洞口正对面是竹子村,背面是飞虫村。大家没有意见吧?” 

       施金通干脆站了起来,把他这个十八洞第一任村主任将来发展旅游的想法,来了回即兴演说。 

       过去争论不休的两种声音,也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两种声音:除了掌声,更多的是鸦雀无声。 

       往事如风,但很多都还被人记着。 

       我记得在十八洞的日子里,施金通带领我和扶贫工作队员们走遍家家户户、山山水水…… 

       我也带龙秀林和施金通等人,先后去了全国一些地方和企业参观学习……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只要是十八洞的男人们脱单了,现场总能看到施金通的身影。

        他甚至还被脱单的男人们评为金牌媒人和婚礼优秀主持人......

        还有龙志银、吴式文、谭卫国、石昊东等扶贫工作队员,都为十八洞男人脱单想尽了办法。

       曾担任村支书的大学生村官龚海华,为了撮合一对对青年男女,还偷偷学会了苗语......

        现任扶贫工作队长石登高,在带领大家发展产业的同时,也时刻急光棍们之所急。他正和相关部门联系,今年再做一次相亲会。 

       如今,第一届扶贫工作队员和龚海华都去了新的工作岗位,但我们因十八洞而结下的情谊,却永远难以忘怀。 

       在十八洞的日子,我们和很多村民,也都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亲人。 

       就说即将举行婚礼的施六金吧,前几天,还专门邀请我们到十八洞帮他策划策划。 

       四十四岁的施六金,终于告别了单身,我们发自内心为他高兴。 

       所以,就不能拒绝他的盛情了。 

       我们到十八洞那天晚上,施六金家还在装修,便去了杨英华家。 

       像过去一样,我们一边帮杨英华的妈妈干农活,一边聊起施六金婚礼和他的幽默往事。 

       大家说说笑笑,施六金随便别人怎么开玩笑,始终都不说话,眯着眼、咧着嘴、偷着乐。 

       不一会儿,一个个小辣椒在我们手中就变成了长串串。我提在手中,看这颜色呢,真还像施六金的脸,通红的。 

        这就是那种喜悦快乐、掩饰不了、按捺不住的“红”。

      当然,也是红光满面的红、红旗招展的红、红红火火的红。

       中国红。    

责任编辑胡晓华
标签图说扶贫    
图说扶贫
参与互动
010-67101700
公共微信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管理团队| 欢迎投稿|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67101700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
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 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09064717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