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中国扶贫网图说扶贫干部驻村
驻村第一书记王文坡的“独家责任”
时间:2019-01-12 09:17来源:大公报财经作者:王文坡

       嘉宾:河北易县碾子沟驻村第一书记王文坡先生

       主题:驻村干部的《独家责任》

       时间:2019年1月11日

   河北易县碾子沟驻村第一书记王文坡先生(右)

       大家好,我叫王文坡,感谢大公报财经下午茶给我这个中国北方小山村驻村干部一个机会,来和大家共同分享“一个驻村干部乡村经济振兴计划”。上个月的月初,当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公报作为我一个非常敬重的媒体,现在又给我有这样一个机会面对她的读者和朋友们,先允许我在此先给大公报的领导、编辑记者说声谢谢!

        我是1996年从河北省内一所中专院校毕业时,当时签约到石家庄一家公司,但那时父亲病卧在床,我自己心里总是忐忑纠结放心不下,毅然走改派派遣回到了易县时,当时大中专生分配已经结束,找工作已经很难,我自己整理了一下我学生时代发表的文学及调查性新闻作品,两度敲了县长刘建军的门,当时刘建军县长说:“你是谁啊,也不预约,就闯了进来。”我就把我的情况和和县长说明,并把我的作品上给他递了上去,县长给予了批示,后来我来到了全县最大的一个乡镇塘湖镇办公室做秘书工作。

      就这样我这个农家孩子有了自己工作,内心感觉是兴奋的,有着满腔热情,想回报社会,回报组织给予的厚爱。工作之余,我写了一个小稿《碑倒五年,盼春归》刊发到了《河北日报》和《保定日报》,时任保定市长李建昌签字:“忘掉过去,等于背叛历史!”市县都动了起来,开始重建这座烈士纪念碑,邻县徐水民政局还捐了10000元支持建碑。短短两个月碑建立了起来,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县里有领导说是我给县里抹了黑。

       我刚刚上班不久,我内心感到非常惶恐,无奈、无助,但我父亲,当时还病卧在乡村的土炕上,他对我说“别怕,实在人家不让咱干了,家里还有三亩地呢?我们就是个农民,没有什么可怕的。”

       坏事又变好事,那一年我更加努力,想回报组织和社会给我的鼓励和期待,期间县委、政府两办、纪检委、宣传部都要抽调我,我来到了县委宣传部。在后来我又先后写过《谁加重农民负担就该罢谁的官》、《非典来临,一卫生院长逃之夭夭》等曝光当地政府及部门,被人们称之为“负面新闻”稿件,领导和同事及朋友说我一点不守“官道”,又说我是大福星,往往触犯“底线” ,还没有事儿,其实我骨子里相信邪不压正,是正气和正义给我福气。

       期间组织先后给我解决了副科、正科待遇, 对我这个农民出身的孩子来说非常知足,我更加努力工作,在宣传系统做通讯员时发稿量市级媒体每年保持200篇以上,全市第一,没有过第二,在办公室做文字搞调研一年半中7篇调研文章5篇被省委、省政府领导作了批示,这也是全县有史以来的唯一,事事争先融入了我的骨子,当时就是想努力工作,好好锻炼磨炼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做个百姓心目中的“好官”,为群众做更多好事实事儿。那个时候,读书人“学而优则仕”理念一直成为努力方向。

       人生方向,往往不是按着自己意愿来走,2013年10月份,觉得自己道路铺满的是一路“鲜花”时,突然组织部门告诉我:我的身份换了,“编制”丢了,不再是公务员了。这个打击可以说对我是个晴天霹雳,那个组织,那个领导找我谈过我来这个单位,身份就会换?编制就会丢?没有,没有任何人和我谈过。和领导争执、吵过、拍过桌子。这个是时候也才知道,一个社会人面对整个社会环境,是多么弱小、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无助、多么的无力。

       又回到了原点,我就是一个输光了的人了,后来关系几经周折转了回来,又是一个几年不能调动,“学而优则仕”想法也淡了,为群众做不了更多的事儿,那就做个好人吧。从2013年以来,我积极参加公益活动,我读书写书,第一本书就荣获了河北省官方最高奖项“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这也是建国以来开设“五个一”工程奖后,易县作者唯一获此奖项的人。

       自2016年以来,我也先后荣获了保定市文明办授予的“保定好人”,河北省文明办授予的“河北好人”。唠了这么多我的经历,希望朋友们能从我上面叙述中认识我,现在开始唠唠我的扶贫吧。

王文坡(中)与驻村工作组成员师瑞军、张朋

       我还是很坦诚地告诉大家,关于扶贫驻村,在2018年春节前,通知我时候,我并不是很情愿的,那时我的空腹血糖最高达21.4,糖尿病并发症出现了诸如眼底出血、皮肤刺痒、脚跟裂口等症状,又是一个经历了公务员身份“丢失”又回来的奇葩事情,通过几年读书写书的历练,内心刚刚趋于平静。

       接到这个扶贫通知时,我的想法也不是很“健康”,因为我觉得我的内心也很“贫瘠”,也需要“扶贫”,现在要我做第一书去扶贫,除了身体原因,又把这个驻村“第一书记”扣在我头时,压力蛮大的,心里底气不足,但静下来想想:扶贫又是给我生活和工作的一个挑战,不去试试,不去尽心去做,谁知道会发生什么?突然一念间,我的思想却转变了,道义、担当和责任,又装满了胸腔。

        由于国检原因,驻村推迟到了8月16日,到达碾子沟村时,当时看到村里的天那么蓝,空气的那么鲜,晚上的星星又是那么亮,心情更是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们这个团队三个人,我是队长,另两个战友叫师瑞军和张朋,晚上,我和我的战友说:从明天起,我们自己走访老乡,但我有个小小要求:一是只要是乡亲走进咱们这个租住的小院,就要把他们让进屋里来,沏茶递水,二是我们入户走访贫困户、五保户以及非贫困户,要主动去握他们手,能拥抱的给他们一个拥抱。

        我这要求,在大家看来可能有些“矫情”,但我和您说,就是我这个“矫情”要求,让我们和群众的心拉近了,贴到一起了,赢得了群众的称赞,让我们尽快地融入了他们。

      现在介绍下我们的碾子沟村吧:碾子沟是紫荆关镇一个行政村,山场面积8000亩,耕地530亩,现有246户,746口人,建档立卡户25户, 15户脱贫户,还有10户贫困户11人,平时在村里居住人口200人左右,大都是留守老人和妇女。而这其中10户贫困户,全部是城里说的“单身汉”,农村叫的“光棍汉”,其中4户聋哑人,2户精神疾病患者,2户生活不能自理,2户有一定的劳动能力,而脱贫的13户,基本上也都是五保户。

       这个扶贫工作怎么做?我们三个坐下来时,也是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个头绪,还是我先说了,我说“我们找准自身优势,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儿,能让他们生活更好些,就不愧组织,不愧时光,不愧自己。”

       我的优势就是我手中这个笔,还有我的公众号“独家责任”,关于我的“独家责任”公众号,我在这里提及一下,这个公众号是我在2018年2月2日申请的一个公号,因为我的新闻情结很强,当时目的想用自己做新闻时独特角度和多元化的表达,发出独家、独到、独立之声,来探索个人公众传媒独特的模式,想在法律法规框架允许情况下,为百姓能够声,能够做些让他们的温暖的公益事儿。

        来到碾子沟村后,基本上就是刊发我的《驻村日记》了,这也于我原先愿望相悖的,我期望以后会做到我的初衷。我开始写《驻村日记》,把我看到听到想到的这个小山村村民真实的生存和生活状态,通过我的“独家责任”,介绍给我的读者和朋友,让他们看到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改变了什么,以及正在发生和正在改变着什么。

       期初我的《驻村日记》不断有读者打赏,想到2018年4月份,我曾为我分包的贫困户陈才因为静脉曲张缘故,两个腿部发生大面积溃烂,在网上六个小时筹款7710元事儿,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我帮助贫困户一个途径,我从第五期开始让我公众号的律师发表声明:所有在我的“独家责任”公众号上刊发《驻村日记》的打赏资金,将全部用于贫困人口的生产和生活。

        声明发布后,第五期的公众号打赏资金达到了683元,这也坚定了我继写下去的信心,在第七期时打赏资金达到了1619元,当时我和我的团队说,到冬天我可以给这些贫困人口买件棉衣了。我的《驻村日记》在不断更新,打赏资金也在不断地增加,更新到第九期我发布了声明:11月7日,立冬这天驻村工作队和“独家责任”公众号开展“寒冬山村送棉衣活动”为碾子沟村和白家庄村五保户、贫困户、2017年脱贫户40户购买棉衣,并摆大席,请他们吃顿大餐。

       11月7日那天,碾子沟村可以说是迎来了一个盛大节日,来自北京、廊坊、保定等8家爱心团队赶了过来,廊坊还带来了义诊的医生和感冒药,河北省80%媒体到场,保定晚报派出了三组9名记者,保定电视台派出了新闻和专题两组记者,深入该村采访。

       同时我的“独家责任”的《驻村日记》还为碾子沟村五保户闫山在家园被烧毁后,募捐了16000多元钱,为失散二十一年的王书玲大姐从河南找回了家,当他的儿子拿出10000万元要酬谢我时,我拒绝了。我告诉他:“有机会也请你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来村后四个月,爱心团队和爱心人士也不断地联系我这个“河北好人”,三个月衣物送来就达500多件,脱贫户吕贵龙的女人28岁就患有脑血栓,孩子仅2岁,我们给他们配齐了可以说从现在到七、八岁的衣物。而我“独家责任”的《驻村日记》更新到了十八篇,打赏资金达到了23100元,除去11月7日花费,目前还剩12200元。

        我现在用写文章的打赏资金能够给他们一些帮助,虽然给我欣慰,但我也清楚这些改变不了他们本质上的东西,也是个最笨的办法,这不是长久之计,怎么能让碾子沟村的老乡,能让这些建档立卡户稳定增收?成了一段时间我的一块心病。

       紫荆关这个区域,由于气候寒冷,唯一农作物就是这个镇的扶贫产业“玉米”,我开始琢磨玉米,这里的玉米生长期都在130天以上,生长期比其他地方长70天左右,且加工后的玉米糁和玉米面,做成后的熟食品具有弥香久远,口感劲道,品质上佳特点,但由于宣传少,山村信息闭塞,一直在“闺阁”待嫁,大都喂了猪牛羊鸡。附加值上不去,很是可惜。

        但怎么能让更大的市场认可?也是我担忧的问题,我想到了保定一个叫“油条哥”全国诚信道德模范刘洪安,能不能让他帮忙推荐?他能不能帮忙推荐,我从网上查到了他的电话,给他发了个短信,把意思和他说说了,没成想洪安听说是扶贫当即答应了,并让我做个方案,但他不参与收购、加工和销售,只是公益支持,让我非常感动,但也给了我更大的压力和动力,让我坚定信心把这个玉米糁和玉米面质量做的更好。

       今天高兴的告诉大家,由全国道德模范(诚实守信)刘洪安、河北好人、驻碾子沟村第一书记王文坡共同推荐的这一产品今天正式以“私人订制”方式走向您的餐桌。同时我承诺:每袋销售后,将有1元钱投入“独家责任”打赏扶贫资金中。还有我所收购的建档立卡户的玉米,每户都会登记数量,最终还把除了生产和生活成本扣除外的利润,在返给这些建档立卡户。

      我先是和爱心协会社会组织和爱心人士沟通交流,让他们与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和脱贫户进行牵手,签订帮扶责任书,对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户,进行周转猪、周转羊等帮扶,春季这些建档立卡户有意向养猪养羊的户,购买猪仔、羊仔,春节前后卖出后,本钱还帮扶责任人,如果继续养,还继续购买,不在养,可以帮扶想养殖的贫困农户。

       目前,我们已经和保定市爱心协会、北京4A级公益组织兄弟帮扶中心牵手合作。可说这也是我们团队在当地扶贫攻坚中的创新,把社会组织和爱心人士拉进来,投入到扶贫攻坚中,这也是我们工作队无权无钱,又没有和部门协调能力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想出的方法儿。

       我记得是一个下午,我们租住的办公场所,来了一个身材不高的老人,老人自我介绍他叫王玉刚,今年86岁,沏茶倒水,老人说你们来村里是客人,别对我客气,坐下来和我们唠嗑,老人说他有一个儿子叫王路,养猪呢!我问老人几个孩子老人说五个闺女一个儿子,我赞老人有福气,老人也连连点头说是。

      老人说你们抛家舍业的来村里,不容易,生活有什么困难去找他,老人的话,让我们心里暖暖的,特别是老人接下来的话,给我的不仅仅是力量,更是希冀,老人说他教育孩子,不能等国家等政府的救济,等救济永远不会富裕,只能满足温饱,只有靠自己的双手和头脑才能致富,才能过上好日子。

       我是来村里扶贫的,但老人的话,像是给我打上了“鸡血”,给我精神来了一次励志的“扶贫”,让我看到了我扶贫工作中的“光亮”,让我跳出了仅仅看到的那些需要社会兜底保障的贫困户,更了解到了一样有充满希望奋发向上的靠自己双手致富奔小康的励志村民,这才是碾子沟村的主流,这才是碾子沟村的希望所在。

      从那个时候起,让我原先怎么看都是穷山恶水的山坡、沟坎都成了青山绿水,都像是埋着的金山银山。那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爱上了这里,爱上了碾子沟这个小山村的土地,小山村的沟沟坎坎,一草一木以及这些淳朴厚道的乡亲,突然间我感觉我知道我这两年我要做些什么,该做什么了。扶贫什么呢?只要他们“造血”机能增强了,有了更多的增收路子,我想这才是扶贫扶到了刀刃上,扶贫扶到了坎上。

      在我走访村里养猪户的时候,由于碾子沟村特殊的位置,在大雄安规划中,这里又成为了雄安上游水源涵养区,这些养猪户都面临着环保技术改造,规模化养猪又存在了不确定性。可环京津、毗邻世界文化遗产清西陵,4A景区易水湖、靠雄安又是一个更大的机遇,这个机遇可以说百年不遇,能不能把现状看起来的劣势变成优势,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路子呢。

      现在河北省像我这样的扶贫干部有2万多人,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我的力量非常弱小,而碾子沟村的老乡对我期望有特别大,我感到压力山大,我希望海内外朋友及专家学者,能够帮我出出点子,想想办法。

       碾子沟村这个地方,山青天蓝空气新鲜,这里适合发展乡村旅游和生态农业,作为驻村干部我将在这里工作三年直到扶贫结束,我希望利用大公报给我这次分享机会,邀请海外朋友有机会来碾子沟村踏山走马道怀古,品尝紫荆关的玉米糁和玉米面,黑猪和山羊肉这些天然无公害纯绿色的食品,希望我的分享给大家带来好远。谢谢!

       互动分享环节

        问:中央曾明确,对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县乡干部要落实好津补贴、周转房等政策,改善工作条件。现在奋战在脱贫攻坚战一线的干部待遇如何?

       答:现在驻村干部从生活上来说,组织部门是比较关心的,2018年驻村干部经费由2017年的4万元,增加到了现在的8万元。

       问:中央要求到2020年,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消除绝对贫困。您如何看待上述任务目标,就碾子沟而言,如何通过“增强造血机能”去实现,是否可以如期实现?

       答:从我这个最基层的干部来看,这个目标按预期是能够实现,经过这几年的扶贫攻坚工作,剩下也是最难啃硬骨头了,也就是那些没有劳动能力的聋哑残疾等人口,但有中央出台的社会兜底政策,我相信预期脱贫时能够实现的。对碾子沟村来说,造血机能除了现在的养殖业势头比较好外,我认为发展乡村旅游和生态农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问:现在农村的空心化问题还严重么?

       答:农村空心化,在乡村是个不能避免的问题,山村也一样,现在小伙姑娘找对象,部分要求城里有房有车,特别是山村,比如碾子沟村闲置的宅院非常多,但这些宅院可能也会给乡村带来更多发展的机遇。 

       问:如何能让农村的劳动力回流,除了电商下乡还有其他方式方法么?之前引起很多人关注的农村学校“通过屏幕共享城市高等教育”在是否真的有用?农村义务教育、乡村教师的现状如何?

       答:劳动力回流问题,对现在的乡村而言,我感觉要做到很难,因为城里发展以及信息,是农村不可相比,发展机遇也不能相比,这个问题在我看来目前还没有一个症结。至于农村义务教育方面,我所在的这个地方做得很好,乡村教师现状就易县来说还是比较稳定的,而且做得越来越有特色。 

        问:您写过不少农村题材的文章,您对年轻记者在脱贫、三农问题等新闻采写工作方面有何建议?

        答:对年轻记者在涉农、脱贫等方面的采访工作建议方面,我想除了深入再深入之外,更多的可能还要由顾大鹏主任来讲讲。 

        问:我们看到有不少年轻人参与到基层的脱贫攻坚战中,您如何看待?有没有令您印象深刻的故事?

        答:年轻人参与到扶贫攻坚中来,对他们的成长一种磨练,能够参与到扶贫攻坚中,也是他们成长的一件幸事,但前提是要踏得下心,能够真正融入艰苦扶贫工作中来! 

       问:文坡书记您好,我在采访中遇到过一些高校学者参与一线扶贫,他们普遍感觉扶贫中存在着政策不持续的问题,村镇换了主要领导,扶贫思路就要变一变,这让很多实际的扶贫工作无法开展。想请问您,驻村书记的任期是多久,您是否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现在有没有相应的机制可以改变这种局面?

       答:就目前我这里的情况看,我们这个县和镇不存在换人后相关政策思路随之改变的情况,我的驻村工作时间是三年,我想我能够在这三年里,坚持我们科学谋划的思路,让我们这个村有所改变和变化。

 

       嘉宾小资料:

       王文坡,男,1973年生,清西陵管委会旅游开发处副处长,现为易县紫荆关镇碾子沟驻村第一书记,2018年7月上榜河北好人。王文坡是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其散文集《给您,我从未描述过世界》(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荣获河北省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驻村帮扶    
图说扶贫
参与互动
010-67101700
公共微信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管理团队| 欢迎投稿|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67101700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
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 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