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陕西扶风:苦中药种出幸福甜日子

时间:2020-05-27 16:06:41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梁纪委 常炜

QQ截图20200527160607.jpg

“这是我在后山石头河挖的三七,三七这药材本来是云南特产,没想到在我们这里也有这种贵重药材,它适应在半阴和潮湿有树荫的地方生长,树荫的透光度还要刚刚好。我挖的这些三七就在一个地方的一条线上,再往高处没有,再往低处也没有,这家伙太娇气......”法门镇农林村石沟四组村民石根成边给扶风县行政审批局农林村驻村干部史红伟看他挖的一袋子三七药材,边津津乐道地说着。

    石根成是农林村的贫困户,老伴耳朵有点聋,今年都已经70多岁,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出嫁,儿子脱离家庭在外常年打工,偶尔回家一趟,望着匆匆离去的儿子,老两口常常留下心酸和无奈的泪水。2017年扶风县对贫困人口实施扶贫易地搬迁,农林村石沟四、五组整体搬迁。经过两三年的动员,目前,石根成成了最后一个搬迁户。其实,当初,大家都在搬迁的时候,石根成心里也很热火,谁不想搬离山沟住在交通便利的毗邻法门文化景区搬迁安置点楼房里。但是,石根成的顾虑是,我有手有脚,我能靠政府的贫困补助生活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原来,石根成常年住在山上,从爷爷手里就开始在山上除了种山庄就一年四季在山上挖药。

他跑遍了山上的沟沟坎坎、峁峁岭岭,什么黄芩、柴胡、苍术、淫羊藿、白鲜皮、鸡头参、三七那个药材适宜在那里生长、他们都是啥习性他像了解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一样那么清楚。而且,他还根据自己观察把适宜生长的同一种类药材引种在同一个区域,进行培育扩种。山里人性格直,很少和山外人打交道,认准的一个理儿,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祖祖辈辈靠的是挖药材谋生,你让他搬离,撒手,这不要他命嘛!当搬迁工作队苦口婆心再三劝他时,他除了摇头,就是两个字:“不搬!”说得多了,再加两个字:“坚决不搬!”“钉子户”、“老赖”就是人们对石根成唯一的评价。

    史红伟,扶风县行政审批局农林村驻村干部,他一驻上农林村,听到干部们谈得最多的就是石根成,石根成怎样的仇视干部,怎样的顽固不化、怎样的不近人情。甚至说到,石根成一听说是政府干部上门做工作就闭门谢客,谁也死活叫不开。对于这样的一个“顽固分子”,史红伟并没有却步,他反而主动请战而上。他知道交人要交心,如果一个人把心门闭上了,万念俱灭不说,连死的念头都有,神仙来了也没用!说来也很蹊跷,史红伟第一次上石根成家,没想到石根成的邻居居然认识他,连忙叫开石根成的家门,把他迎进去。

原来,史红伟也是一个中药材爱好者,从小上山挖过药,做过药材收购生意,也认识一些农林村四组五组的人。看到石根成挖的山药,史红伟爱不释手,而且,和石根成交流山上药材的习性和药性,讲的头头是道,不断赞扬石根成挖药对其叶子、根茎保护的很仔细,没有一点伤害,很适合移植栽培,并帮他比别人高一倍的价钱收购它们。

石根成久住山上,哪里能遇到这样知心的人,把他十几年没说的话都像倒核桃一样,咣啷啷地全倒给了史红伟,并把史红伟带到他移栽山药的地里看。中午的时候,还强留史红伟吃他老伴做的饭。据史红伟说,他当初看到石根成家发黑的灶台,白开水里煮的白茬面条,他真难以下咽。但他不能寒了石根成的心,一咬牙,硬是吃了下去。“这就对啦,能吃惯我们山上的饭,看来你真是我们这行的。”史红伟说:“我们的祖辈也是在这里生活着,我小的时候跟着爷爷常在山上挖药,咱这山上二三十种中药材,我也能认出十多种。”对中草药共同的爱好,他们俩无所不谈,无所不说。有了第一次成功接触,后面的二次三次更不用说。

史红伟隔山差五来石根成家谈心交流,常常再带点蔬菜瓜果、米面油,有时候,带点蛋糕、面皮、麻花之类的。日久生情,石根成逐渐把他当贴心朋友。当搬迁的问题再度摆在史红伟面前时,史红伟想只要石根成找到能发挥自己对野生中药材的种植才能,生活有了保障,他就能一定搬离山沟,一心安居在闹市的楼房里。    

史红伟立即联系距离农林村不远处刘家村的一家集中药材种植、加工、销售,观光康养为一体多元化企业,当他把石根成祖祖辈辈在山上挖药懂得山上所有野生中草药的习性和栽培方法告诉企业负责人时,让企业招聘石根成当技术指导员并引种石根成在山上采挖的野生中草药,企业负责人信口答应。“我们和国内大型中药材厂家都签订了野生中药材供应基地合同,而且,西农大还把我们基地批准为他们研究野生中药材实验基地,我们极需要石根成这样有实践经验的技术人员,他的加入将使我们更加有信心做好乔山野生中草药培植栽种。”该公司副总经理史满仓说。    

石根成第一次走进占地5000平方米,拥有29名员工,而且,19人和他一样是贫困户,他心里一下有了回家的感觉。当他看了建设中的库房、1200平方米晾晒加工区,药材土壤分析室、种子保存室、产品化验室、会议室、电教室、化肥农药储存间等后,他才知道了中药材除了在山上生长外,还有另外一番生长的天地,而且,这里的生长环境比山上好多啦。更使他激动的是,史红伟买他从山里挖的药材原来也是移栽到了这个地方,充足的水肥,优美的环境,长势十分喜人。史红伟告诉石根成,在这里上班采挖种植药材,再也不会像山上一样,为挖一个药材披荆斩棘,把裤子被枣刺划成絮絮,有时,在腿上和脸上还会留下一道道血痕。更重要的是药材在这里培植移栽后,大面积上市,他的收入有保证,不用再遭受风吹日晒,淋雨受冻之苦。    

据笔者了解,为了保障产品的质量,该公司采取模块化管理、集团化耕种模式,实行统一提供种子、统一栽培指导、统一田间管理、统一成品标准、统一价格回收等“五统一”运行模式。    近日,记者在法门镇搬迁安置点见到石根成,他说:“我真开心,今天一下子签了两个合同,一个是搬迁安置合同,一个是药材基地聘请当技术员合同,我再也不愁啦,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还能住在挨着法门文化景区漂亮的楼房里,我的甜日子还在后头呢。”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区县声音    
0

陕西扶风:苦中药种出幸福甜日子

时间:2020-05-27 16:06:41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梁纪委 常炜

QQ截图20200527160607.jpg

“这是我在后山石头河挖的三七,三七这药材本来是云南特产,没想到在我们这里也有这种贵重药材,它适应在半阴和潮湿有树荫的地方生长,树荫的透光度还要刚刚好。我挖的这些三七就在一个地方的一条线上,再往高处没有,再往低处也没有,这家伙太娇气......”法门镇农林村石沟四组村民石根成边给扶风县行政审批局农林村驻村干部史红伟看他挖的一袋子三七药材,边津津乐道地说着。

    石根成是农林村的贫困户,老伴耳朵有点聋,今年都已经70多岁,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出嫁,儿子脱离家庭在外常年打工,偶尔回家一趟,望着匆匆离去的儿子,老两口常常留下心酸和无奈的泪水。2017年扶风县对贫困人口实施扶贫易地搬迁,农林村石沟四、五组整体搬迁。经过两三年的动员,目前,石根成成了最后一个搬迁户。其实,当初,大家都在搬迁的时候,石根成心里也很热火,谁不想搬离山沟住在交通便利的毗邻法门文化景区搬迁安置点楼房里。但是,石根成的顾虑是,我有手有脚,我能靠政府的贫困补助生活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原来,石根成常年住在山上,从爷爷手里就开始在山上除了种山庄就一年四季在山上挖药。

他跑遍了山上的沟沟坎坎、峁峁岭岭,什么黄芩、柴胡、苍术、淫羊藿、白鲜皮、鸡头参、三七那个药材适宜在那里生长、他们都是啥习性他像了解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一样那么清楚。而且,他还根据自己观察把适宜生长的同一种类药材引种在同一个区域,进行培育扩种。山里人性格直,很少和山外人打交道,认准的一个理儿,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祖祖辈辈靠的是挖药材谋生,你让他搬离,撒手,这不要他命嘛!当搬迁工作队苦口婆心再三劝他时,他除了摇头,就是两个字:“不搬!”说得多了,再加两个字:“坚决不搬!”“钉子户”、“老赖”就是人们对石根成唯一的评价。

    史红伟,扶风县行政审批局农林村驻村干部,他一驻上农林村,听到干部们谈得最多的就是石根成,石根成怎样的仇视干部,怎样的顽固不化、怎样的不近人情。甚至说到,石根成一听说是政府干部上门做工作就闭门谢客,谁也死活叫不开。对于这样的一个“顽固分子”,史红伟并没有却步,他反而主动请战而上。他知道交人要交心,如果一个人把心门闭上了,万念俱灭不说,连死的念头都有,神仙来了也没用!说来也很蹊跷,史红伟第一次上石根成家,没想到石根成的邻居居然认识他,连忙叫开石根成的家门,把他迎进去。

原来,史红伟也是一个中药材爱好者,从小上山挖过药,做过药材收购生意,也认识一些农林村四组五组的人。看到石根成挖的山药,史红伟爱不释手,而且,和石根成交流山上药材的习性和药性,讲的头头是道,不断赞扬石根成挖药对其叶子、根茎保护的很仔细,没有一点伤害,很适合移植栽培,并帮他比别人高一倍的价钱收购它们。

石根成久住山上,哪里能遇到这样知心的人,把他十几年没说的话都像倒核桃一样,咣啷啷地全倒给了史红伟,并把史红伟带到他移栽山药的地里看。中午的时候,还强留史红伟吃他老伴做的饭。据史红伟说,他当初看到石根成家发黑的灶台,白开水里煮的白茬面条,他真难以下咽。但他不能寒了石根成的心,一咬牙,硬是吃了下去。“这就对啦,能吃惯我们山上的饭,看来你真是我们这行的。”史红伟说:“我们的祖辈也是在这里生活着,我小的时候跟着爷爷常在山上挖药,咱这山上二三十种中药材,我也能认出十多种。”对中草药共同的爱好,他们俩无所不谈,无所不说。有了第一次成功接触,后面的二次三次更不用说。

史红伟隔山差五来石根成家谈心交流,常常再带点蔬菜瓜果、米面油,有时候,带点蛋糕、面皮、麻花之类的。日久生情,石根成逐渐把他当贴心朋友。当搬迁的问题再度摆在史红伟面前时,史红伟想只要石根成找到能发挥自己对野生中药材的种植才能,生活有了保障,他就能一定搬离山沟,一心安居在闹市的楼房里。    

史红伟立即联系距离农林村不远处刘家村的一家集中药材种植、加工、销售,观光康养为一体多元化企业,当他把石根成祖祖辈辈在山上挖药懂得山上所有野生中草药的习性和栽培方法告诉企业负责人时,让企业招聘石根成当技术指导员并引种石根成在山上采挖的野生中草药,企业负责人信口答应。“我们和国内大型中药材厂家都签订了野生中药材供应基地合同,而且,西农大还把我们基地批准为他们研究野生中药材实验基地,我们极需要石根成这样有实践经验的技术人员,他的加入将使我们更加有信心做好乔山野生中草药培植栽种。”该公司副总经理史满仓说。    

石根成第一次走进占地5000平方米,拥有29名员工,而且,19人和他一样是贫困户,他心里一下有了回家的感觉。当他看了建设中的库房、1200平方米晾晒加工区,药材土壤分析室、种子保存室、产品化验室、会议室、电教室、化肥农药储存间等后,他才知道了中药材除了在山上生长外,还有另外一番生长的天地,而且,这里的生长环境比山上好多啦。更使他激动的是,史红伟买他从山里挖的药材原来也是移栽到了这个地方,充足的水肥,优美的环境,长势十分喜人。史红伟告诉石根成,在这里上班采挖种植药材,再也不会像山上一样,为挖一个药材披荆斩棘,把裤子被枣刺划成絮絮,有时,在腿上和脸上还会留下一道道血痕。更重要的是药材在这里培植移栽后,大面积上市,他的收入有保证,不用再遭受风吹日晒,淋雨受冻之苦。    

据笔者了解,为了保障产品的质量,该公司采取模块化管理、集团化耕种模式,实行统一提供种子、统一栽培指导、统一田间管理、统一成品标准、统一价格回收等“五统一”运行模式。    近日,记者在法门镇搬迁安置点见到石根成,他说:“我真开心,今天一下子签了两个合同,一个是搬迁安置合同,一个是药材基地聘请当技术员合同,我再也不愁啦,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还能住在挨着法门文化景区漂亮的楼房里,我的甜日子还在后头呢。”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852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