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彝海结盟”看今朝 ——广东佛山市对口帮扶四川凉山州综述

时间:2021-08-26 13:19:22来源:中国乡村振兴网作者:本刊记者 周艳

1935年,中央红军和彝族群众在四川凉山留下“彝海结盟”的佳话。可漫长岁月,万里大山高耸绵长,阻断了凉山人世世代代的梦想。

70多年后,党中央实施了最广泛的脱贫攻坚政策,根据部署,广东佛山市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结对帮扶凉山州。在党的领导下,凉山一步跨千年,终于和全国人民一道,走到了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接续推进乡村振兴的历史新起点。回望来时路,多少艰辛、多少奋斗,历历在目……

从生存到生活

踏足凉山之前,广东(佛山)对口凉山协作工作组中没有人去过这个遥远的地方。凉山是什么样子?条件怎么样?尽管有思想准备,但当第一任组长葛承书深入凉山腹地时,还是被深深震撼了。

驱车穿梭在山间,简陋的泥巴屋、木板屋星星点点散布在山头。随便进个村,土坯房比例高达七八成,阴暗潮湿,水电不通,没有功能分区,人畜混居,卫生状况极差。家住越西县的彝族姑娘吉支里金木,最大的心愿是知道鱼是什么味道,因为山里人家家徒四壁,只能一顿接一顿吃土豆。

贫困,在凉山历来如影随形。6万余平方公里的凉山州地形复杂,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奔腾而过,将大小凉山山脉切割成一道道深深峡谷。曾经,这样的天险拒敌于外;而今,阻断了通向现代的发展之路。山外沧海桑田,山内鲜有改变。建档立卡之初,全州有贫困人口97.5万人,贫困发生率高达19.8%,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

葛承书的眉头拧出了“几”字状。看惯了城里的高楼大厦,走惯了都市的平川大道,在凉山满眼只有破烂房,泥石流、塌方等防不胜防,群众生存十分艰难。想到了难,没想到如此之难,这要怎么帮?

他的思绪回到出发前。那是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强调,进一步做好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一个月之后,佛山和千里之外的凉山便联系在了一起,工作组随即开拔,足迹遍布凉山州11个贫困县的角角落落。

家不牢固,谈何过日子?思虑之下,工作组把援建安全住房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可在凉山建房,不只是资金投入那么简单,还面临着一系列考验。

蔡明忠是佛山市派往布拖县的挂职干部,2020年几乎没有休息过,“建筑土地少,用地审批手续复杂;地质环境脆弱,施工难度大;工地条件艰苦,施工人员不稳定……每天,我都早早到工地,一转就是一天,晚上开调度会,一个点位一个点位看建设进度。”

选址规划,破土动工,边建边动员,搬迁入住……佛山凉山,干群同心,一个个“佛山新村”拔地而起,为苍凉已久的大凉山增添了丝丝亮色。

在越西县申果乡达布新村,80岁的木出悟洛至今记得搬下山那天的情景:“我们全家都很高兴,为了早点看到房子,天还没亮就出门啦。”天天吃土豆的一家人,为了庆祝搬新家,还专门买了大米做饭吃,“那味道至今难忘”。

新村共搬迁安置63户314人。从人、牛、羊混住的黑黢黢的山坡破房,到干净明亮的白墙青瓦砖房,还有太阳能路灯照明,彝寨群众的喜悦都化作那句“党的扶贫政策瓦吉瓦(好得很),广东(佛山)人民卡沙沙(谢谢)”。

东西部扶贫协作开展以来,佛山共投入5.7亿元,援建凉山安全住房10314套,为41843名贫困群众解决了安全住房问题。

从起步到跨步

“彝”字中间立着“米”“糸”,意味着有吃有穿。产业不发展,收入跟不上,就没有好日子。

为了帮凉山夯实产业根基,2016—2017年,工作组积极引导了200多家佛山企业到凉山考察,但却没有一个实际投资落地的项目。这是为什么?

部分企业道出真相:“这个地方交通太落后,产业配套又不足,投资发展产业,那钱不是白白打水漂吗?”

之后,工作组不再盲目邀请企业到凉山。经多方调研、咨询,大家认识到:生态脆弱的客观条件决定了凉山并不适合发展一般的工矿业,作为长江中上游农牧业资源最独特、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发展农业尤其是种养业才是优势。

拿种苹果来说,越西县曾经有悠久的传统,可惜后来因品种老化、种植模式落后等因素,逐步失去了市场竞争力。要盘活产业,升级迫在眉睫。要升级,企业和人才不可或缺。要吸引龙头企业投资,政府还要帮助企业打消种养业投入周期长、回本慢的后顾之忧。

工作组迅速行动。一方面,增加对口援助资金,另一方面佛山专门出台政策,鼓励佛山农业企业到凉山投资,奖补幅度达20%。

效果很快显现。在佛山市的鼓励和引导下,企业纷纷落户凉山州,政企携手共战凉山贫困。

2018年,占地3200亩的大瑞苹果基地落地越西县,其中佛山投资近1500万元。基地内科技范儿十足,气象、虫害等关键数据被传感器收集后传回信息处理中心,最新的5G通信技术让果园管理变得精准、轻松。2020年,基地长出的“5G苹果”产量达110万斤,产值达460万元。

昭觉县洒拉地坡乡气候恶劣、环境艰苦,有“烂坝”之称。2018年5月,最滋味佛山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在该乡建设了120亩夏草莓种植基地,公司负责人张德贤回忆:“我说要种草莓,村民觉得我在忽悠。”

很快,村民们就改了看法。因为当年,张德贤拿事实说了话:草莓产量突破300吨,产值超400万元。2020年,张德贤将草莓基地扩充至3000亩……

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没有产品的引入产品,以市场化理念打造农业产业园区,是佛山推进产业扶贫的要诀。5年来,佛山在凉山共投入4.64亿元用于产业扶贫,支持11个贫困县发展产业项目184个,累计引进91家广东企业注册落地,引导96家企业投资74.83亿元。不仅壮大了凉山的中药、苹果等特色农业,也催生了不少新兴产业,让越来越多的凉山人开始拥抱新生活。

在越西县,大瑞苹果基地不仅带动6933户农户增加收入,还改变了靠天吃饭的小农经济传统发展模式。彝族女孩阿西伍呷不仅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还能照顾家庭,她对此十分满意。

在美姑县,由佛山援建的工作坊让从小就喜欢刺绣的村民海来尔西有了学习技艺之地,也找到了脱贫致富的门路。

在雷波县,佛山引进的山葵品种飘洋过海,进入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市场,通过种植山葵,村民杨洛取日的年收入超过3万元。

在普格县,佛山主导的“稻鱼共生体验园”已发展成为冷水鱼生态养殖基地、红米有机种植基地,群众黑么次牛通过土地流转、务工和参与分红,每月收入稳定在2000元……

从长期种荞麦、土豆糊口,到佛凉两地携手让地里长出“金豆豆”,从农业种植单一化到帮扶产业科技化、市场化,跨越千里的情谊,助力凉山不断实现新跨越。

从闭塞到开放

凉山地处大西南横断山区,山高谷深,长期的与世隔绝让凉山群众出乡情更怯。但固守一隅收入单一,劳务输出是增收脱贫最直接见效的办法。

佛山是用工大市,凉山劳动力比较充裕,将凉山的贫困劳动力输出到佛山,无疑是一件双赢的好事。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16—2017年,工作组先后举办8场大型劳务招聘会,签约的队伍红红火火,实际到佛山务工的没几个,稳定就业的更是寥寥无几。

梁山1.jpg

四川凉山群众在佛山帮建的越西县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大瑞苹果基地)采摘果实。(佛山对口凉山协作工作组供图)

这是怎么回事?2018年春节一过,工作组便走村入户开展调研,并邀请佛山人社部门派员参加,共商破解之策。碰撞中,大家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凉山的劳务输出主要靠社会劳务中介,而佛山企业用工则由政府统一组织解决。要让凉山群众走出去,单靠劳务中介输出的路子走不通。

工作组主动与凉山州有关部门沟通。在工作组的推动下,凉山州决定拿出真金白银奖励务工人员,并出台了一份鼓励劳务输出的文件。随后,工作组满怀信心开始了宣传动员工作。

可意气风发干了5个月,佛山驻喜德县小组长黄礼泉发觉不对劲,劳务输出人数虽有所增加,但起色不大。“政策真的有用吗?”有人开始怀疑,有人甚至看起了笑话。

工作组不服气,好事怎么能办不好?原来,很多群众仍然不清楚政府的奖励政策,有的对奖励政策能否兑现存有疑虑,还有的认为奖励额度太小,没有吸引力。工作组及时调整,推动凉山出台了进一步的鼓励政策,并加大宣传发动和就业培训力度。

2018年11月底的一天,黄礼泉激动地给工作组组长葛承书打电话:“今天一天我就动员了20多名贫困劳动力去佛山务工,太有成就感了!”那是历经辛酸后的喜悦。当月,工作组的愿望成真,11、12两个月输出5000多人,是前10个月的近4倍!

如今,去佛山务工已成为凉山外出务工者的首选,在佛山稳定务工的凉山贫困劳动力达25491名,他们勇敢走出去,分布在佛山的各行各业,不仅为凉山脱贫奔康做出了积极贡献,也为佛山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如果让凉山干部用一个词来形容佛山的帮扶,那十有八九会说“舍得”:舍得投入资金、舍得派出最得力的干部、舍得动员企业。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佛山累计投入财政援助资金24.51亿元,年均增长率达64.62%;发动社会各界向协作地区捐款捐物累计达3.23亿元,引导企业实际投资12.4亿元;累计选派党政干部51名,医生、教师等专业技术人才472名。

有舍,就有得。如今的凉山,一片片崭新的佛山新村闪亮山间,一个个农业产业蓬勃发展,一家家广东企业来投资兴业,一批批务工人员前往佛山稳定就业,一车车凉山农特产品源源不断输往珠三角……

5年来,凉山州累计减贫15.5万户67.6万人,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千年脱贫大梦成为现实!

时光荏苒,彝海结盟深情历久弥浓。跨越山河,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让佛山凉山书写彝海结盟新篇章。每每有广东、佛山客人到访,彝族群众都会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习总书记卡沙沙,佛山人民瓦吉瓦!”

今日凉山,绝对贫困已远去,乡村振兴正当时。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凉山人民有决心有信心继续艰苦奋斗,勇往直前,和全国人民一道实现乡村振兴。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本刊特稿    
0
部委省市

“彝海结盟”看今朝 ——广东佛山市对口帮扶四川凉山州综述

时间:2021-08-26 13:19:22

来源:中国乡村振兴网

作者:本刊记者 周艳

1935年,中央红军和彝族群众在四川凉山留下“彝海结盟”的佳话。可漫长岁月,万里大山高耸绵长,阻断了凉山人世世代代的梦想。

70多年后,党中央实施了最广泛的脱贫攻坚政策,根据部署,广东佛山市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结对帮扶凉山州。在党的领导下,凉山一步跨千年,终于和全国人民一道,走到了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接续推进乡村振兴的历史新起点。回望来时路,多少艰辛、多少奋斗,历历在目……

从生存到生活

踏足凉山之前,广东(佛山)对口凉山协作工作组中没有人去过这个遥远的地方。凉山是什么样子?条件怎么样?尽管有思想准备,但当第一任组长葛承书深入凉山腹地时,还是被深深震撼了。

驱车穿梭在山间,简陋的泥巴屋、木板屋星星点点散布在山头。随便进个村,土坯房比例高达七八成,阴暗潮湿,水电不通,没有功能分区,人畜混居,卫生状况极差。家住越西县的彝族姑娘吉支里金木,最大的心愿是知道鱼是什么味道,因为山里人家家徒四壁,只能一顿接一顿吃土豆。

贫困,在凉山历来如影随形。6万余平方公里的凉山州地形复杂,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奔腾而过,将大小凉山山脉切割成一道道深深峡谷。曾经,这样的天险拒敌于外;而今,阻断了通向现代的发展之路。山外沧海桑田,山内鲜有改变。建档立卡之初,全州有贫困人口97.5万人,贫困发生率高达19.8%,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

葛承书的眉头拧出了“几”字状。看惯了城里的高楼大厦,走惯了都市的平川大道,在凉山满眼只有破烂房,泥石流、塌方等防不胜防,群众生存十分艰难。想到了难,没想到如此之难,这要怎么帮?

他的思绪回到出发前。那是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强调,进一步做好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一个月之后,佛山和千里之外的凉山便联系在了一起,工作组随即开拔,足迹遍布凉山州11个贫困县的角角落落。

家不牢固,谈何过日子?思虑之下,工作组把援建安全住房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可在凉山建房,不只是资金投入那么简单,还面临着一系列考验。

蔡明忠是佛山市派往布拖县的挂职干部,2020年几乎没有休息过,“建筑土地少,用地审批手续复杂;地质环境脆弱,施工难度大;工地条件艰苦,施工人员不稳定……每天,我都早早到工地,一转就是一天,晚上开调度会,一个点位一个点位看建设进度。”

选址规划,破土动工,边建边动员,搬迁入住……佛山凉山,干群同心,一个个“佛山新村”拔地而起,为苍凉已久的大凉山增添了丝丝亮色。

在越西县申果乡达布新村,80岁的木出悟洛至今记得搬下山那天的情景:“我们全家都很高兴,为了早点看到房子,天还没亮就出门啦。”天天吃土豆的一家人,为了庆祝搬新家,还专门买了大米做饭吃,“那味道至今难忘”。

新村共搬迁安置63户314人。从人、牛、羊混住的黑黢黢的山坡破房,到干净明亮的白墙青瓦砖房,还有太阳能路灯照明,彝寨群众的喜悦都化作那句“党的扶贫政策瓦吉瓦(好得很),广东(佛山)人民卡沙沙(谢谢)”。

东西部扶贫协作开展以来,佛山共投入5.7亿元,援建凉山安全住房10314套,为41843名贫困群众解决了安全住房问题。

从起步到跨步

“彝”字中间立着“米”“糸”,意味着有吃有穿。产业不发展,收入跟不上,就没有好日子。

为了帮凉山夯实产业根基,2016—2017年,工作组积极引导了200多家佛山企业到凉山考察,但却没有一个实际投资落地的项目。这是为什么?

部分企业道出真相:“这个地方交通太落后,产业配套又不足,投资发展产业,那钱不是白白打水漂吗?”

之后,工作组不再盲目邀请企业到凉山。经多方调研、咨询,大家认识到:生态脆弱的客观条件决定了凉山并不适合发展一般的工矿业,作为长江中上游农牧业资源最独特、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发展农业尤其是种养业才是优势。

拿种苹果来说,越西县曾经有悠久的传统,可惜后来因品种老化、种植模式落后等因素,逐步失去了市场竞争力。要盘活产业,升级迫在眉睫。要升级,企业和人才不可或缺。要吸引龙头企业投资,政府还要帮助企业打消种养业投入周期长、回本慢的后顾之忧。

工作组迅速行动。一方面,增加对口援助资金,另一方面佛山专门出台政策,鼓励佛山农业企业到凉山投资,奖补幅度达20%。

效果很快显现。在佛山市的鼓励和引导下,企业纷纷落户凉山州,政企携手共战凉山贫困。

2018年,占地3200亩的大瑞苹果基地落地越西县,其中佛山投资近1500万元。基地内科技范儿十足,气象、虫害等关键数据被传感器收集后传回信息处理中心,最新的5G通信技术让果园管理变得精准、轻松。2020年,基地长出的“5G苹果”产量达110万斤,产值达460万元。

昭觉县洒拉地坡乡气候恶劣、环境艰苦,有“烂坝”之称。2018年5月,最滋味佛山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在该乡建设了120亩夏草莓种植基地,公司负责人张德贤回忆:“我说要种草莓,村民觉得我在忽悠。”

很快,村民们就改了看法。因为当年,张德贤拿事实说了话:草莓产量突破300吨,产值超400万元。2020年,张德贤将草莓基地扩充至3000亩……

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没有产品的引入产品,以市场化理念打造农业产业园区,是佛山推进产业扶贫的要诀。5年来,佛山在凉山共投入4.64亿元用于产业扶贫,支持11个贫困县发展产业项目184个,累计引进91家广东企业注册落地,引导96家企业投资74.83亿元。不仅壮大了凉山的中药、苹果等特色农业,也催生了不少新兴产业,让越来越多的凉山人开始拥抱新生活。

在越西县,大瑞苹果基地不仅带动6933户农户增加收入,还改变了靠天吃饭的小农经济传统发展模式。彝族女孩阿西伍呷不仅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还能照顾家庭,她对此十分满意。

在美姑县,由佛山援建的工作坊让从小就喜欢刺绣的村民海来尔西有了学习技艺之地,也找到了脱贫致富的门路。

在雷波县,佛山引进的山葵品种飘洋过海,进入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市场,通过种植山葵,村民杨洛取日的年收入超过3万元。

在普格县,佛山主导的“稻鱼共生体验园”已发展成为冷水鱼生态养殖基地、红米有机种植基地,群众黑么次牛通过土地流转、务工和参与分红,每月收入稳定在2000元……

从长期种荞麦、土豆糊口,到佛凉两地携手让地里长出“金豆豆”,从农业种植单一化到帮扶产业科技化、市场化,跨越千里的情谊,助力凉山不断实现新跨越。

从闭塞到开放

凉山地处大西南横断山区,山高谷深,长期的与世隔绝让凉山群众出乡情更怯。但固守一隅收入单一,劳务输出是增收脱贫最直接见效的办法。

佛山是用工大市,凉山劳动力比较充裕,将凉山的贫困劳动力输出到佛山,无疑是一件双赢的好事。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16—2017年,工作组先后举办8场大型劳务招聘会,签约的队伍红红火火,实际到佛山务工的没几个,稳定就业的更是寥寥无几。

梁山1.jpg

四川凉山群众在佛山帮建的越西县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大瑞苹果基地)采摘果实。(佛山对口凉山协作工作组供图)

这是怎么回事?2018年春节一过,工作组便走村入户开展调研,并邀请佛山人社部门派员参加,共商破解之策。碰撞中,大家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凉山的劳务输出主要靠社会劳务中介,而佛山企业用工则由政府统一组织解决。要让凉山群众走出去,单靠劳务中介输出的路子走不通。

工作组主动与凉山州有关部门沟通。在工作组的推动下,凉山州决定拿出真金白银奖励务工人员,并出台了一份鼓励劳务输出的文件。随后,工作组满怀信心开始了宣传动员工作。

可意气风发干了5个月,佛山驻喜德县小组长黄礼泉发觉不对劲,劳务输出人数虽有所增加,但起色不大。“政策真的有用吗?”有人开始怀疑,有人甚至看起了笑话。

工作组不服气,好事怎么能办不好?原来,很多群众仍然不清楚政府的奖励政策,有的对奖励政策能否兑现存有疑虑,还有的认为奖励额度太小,没有吸引力。工作组及时调整,推动凉山出台了进一步的鼓励政策,并加大宣传发动和就业培训力度。

2018年11月底的一天,黄礼泉激动地给工作组组长葛承书打电话:“今天一天我就动员了20多名贫困劳动力去佛山务工,太有成就感了!”那是历经辛酸后的喜悦。当月,工作组的愿望成真,11、12两个月输出5000多人,是前10个月的近4倍!

如今,去佛山务工已成为凉山外出务工者的首选,在佛山稳定务工的凉山贫困劳动力达25491名,他们勇敢走出去,分布在佛山的各行各业,不仅为凉山脱贫奔康做出了积极贡献,也为佛山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如果让凉山干部用一个词来形容佛山的帮扶,那十有八九会说“舍得”:舍得投入资金、舍得派出最得力的干部、舍得动员企业。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佛山累计投入财政援助资金24.51亿元,年均增长率达64.62%;发动社会各界向协作地区捐款捐物累计达3.23亿元,引导企业实际投资12.4亿元;累计选派党政干部51名,医生、教师等专业技术人才472名。

有舍,就有得。如今的凉山,一片片崭新的佛山新村闪亮山间,一个个农业产业蓬勃发展,一家家广东企业来投资兴业,一批批务工人员前往佛山稳定就业,一车车凉山农特产品源源不断输往珠三角……

5年来,凉山州累计减贫15.5万户67.6万人,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千年脱贫大梦成为现实!

时光荏苒,彝海结盟深情历久弥浓。跨越山河,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让佛山凉山书写彝海结盟新篇章。每每有广东、佛山客人到访,彝族群众都会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习总书记卡沙沙,佛山人民瓦吉瓦!”

今日凉山,绝对贫困已远去,乡村振兴正当时。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凉山人民有决心有信心继续艰苦奋斗,勇往直前,和全国人民一道实现乡村振兴。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联系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杂志订阅|网站声明|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756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乡村振兴网:XXX(署名)”除与中国乡村振兴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乡村振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中国乡村振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