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中国扶贫网品牌建设
振兴之路,如何破题?——湖北来凤木车坝村探访记
时间:2018-05-08 08:36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秦叙常 杨林

       大山深处,鸟语花香;怯道河岸,生机勃勃。

       河流穿村而过,河水清澈见底,铁索桥横跨两岸。进入五月,依山傍水的湖北省来凤县百福司镇木车坝村,一派欣欣向荣。山下羊肚菌种植大棚收获完毕,山腰胡蜂育苗房一字排开,山上千亩藤茶、油茶基地绵延起伏,构成一幅壮美的乡村画卷。

       而在一年多前,这个古朴的土家村寨却不是这般模样。

       边界村寨,何以重生?

      “好男不进木车坝,好女不嫁木车郎。”在与重庆酉阳县车田乡交界的百福司镇木车坝,曾是“后进村”的代名词。一年前,这个贫困村仅有37栋平房屋,没有出村的硬化公路。每逢百福司赶集,雨天裤腿上沾满泥浆的,准是木车坝人。基础设施存在短板,生产发展相对滞后。多年来,木车坝耕作沿袭“老三样”:玉米、红薯、稻谷,缺少经济作物,农民脱贫致富门路窄、项目少,背井离乡、外出务工,成了更多村民脱贫增收的选择。

       干群关系长期紧张,群众意见大,干部说话没人信,宣讲政策没人听。村里赌博成风,纠纷不断,违法犯罪服刑人员多。全村最高峰有76人服刑,全村上访人数最多的时候,要占全镇上访人数一半以上。

       落后的木车坝,何以重生?

      “振兴木车坝,关键在人!”

      “我们通过深入考察,认为你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又曾在外经商,视野开阔,能够吃苦。”2017年初,百福司镇党委召开会议决定,任命镇农业服务中心干部田永贵为木车坝村党支部书记。二话不说,田永贵毅然接下这副沉甸甸的担子,携着简单行囊,进驻木车坝。

       火车快跑,车头咋带?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初来乍到,田永贵给村支两委干部立下规矩:村委会门前,公示干部手机号码,标注每天去向;干部入户走访,留下电话,方便联系;村里大事小情,开群众会、代表会、党员会,大家议、集体定!

       过去一年难得开一次的党支部主题活动,现在不仅每月必开,而且邀请村小组长、村民代表参加,共同商议村里事务。

       新班子进村入户,解难题,啥事都办得勤。“过去办个林业证,20多个工作日都下不来。现在村委会随时有人值班,办事效率又快又好。”年近八旬的老党员邢朝华告诉记者,推诿现象不见了,老百姓的心气也顺了。
在木车坝,多数青壮年劳力外出,全村留守老人有170多人。老人突发疾病,是子女们最担忧的,也是老人们最恼火的事。田永贵把关切的目光,盯在了这些留守老人身上。

       去年冬月,一组组长白长举和妻子杨紫玉在家烤炭火,突感头昏眼花、天旋地转。白长拨通了田永贵的电话,电话里却语无伦次,说不清啥事儿。
      “肯定出问题了!”田永贵立马派向习辉、向习权两个年轻人去探明情况,等向氏兄弟赶到白长举家中时,两老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危急时刻,向氏兄弟把两老抬上车就往百福司赶,田永贵火速调集镇卫生院救护车进村接,并整夜陪护白长举夫妇苏醒,直至次日才离开。“要是再晚几分钟,我和妻子的命就没得哒,田书记真是俺的救命恩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去年10月,留守老人向万双突发急性心肌梗塞,田永贵接到求助电话,驾车便把老人送到恩施州中心医院抢救,直到老人的儿子从义乌坐飞机赶回来后,才离开医院病床。2017年,田永贵等村支两委干部驾车护送周玉娥、向新华、白世福等8位留守老人,到州、县、镇各级医院救治。

      “田书记的私家车就是老百姓的救护车,他的手机电话就是村民呼叫的120。”留守老人们对田永贵的手机号码,户户留存,人人皆知。

       去年5月17日,五组留守老人田志香不幸去世,儿子弱智,劳力外出,丧事无人料理。田永贵召集村干部和10多名在家农民党员,自己带头抬棺材的头杠,齐心协力把老人送上了山。村里先后有17名老人去世,田永贵都要到场,送老人们最后一程。

       二组村民向世轩因历史问题,不和任何干部交往,拒绝与外界接触,人称“宣统皇帝”。

       人家种水稻用的是良种,亩产千把斤,他家用的是祖宗留下谷种,亩产两三百斤;照明人家用电,他家用枞树油;人家用布到店里买,他是自己种麻纺纱织布……

       原始的耕作方式让向世轩一家十分贫寒,一家七口住在用千根树棒围着的木屋里过日子。

       向世轩家的困难,田永贵牵挂在心,隔三差五登门夜访,均无功而返。
       金诚所致,金石为开。田永贵历经200多次上门,向世轩终于搬来凳子,和这位新来的书记交上了言。埋藏数十年的心结打开了,向世轩生活中的困难,逐一得到解决: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女儿,被田永贵护送到恩施州优抚医院治疗;告别了土坯房,搬进新修的安置房,用上了电灯……

       春风化雨润无声。田永贵进村工作不足一年半,带领一班人调处化解矛盾纠纷26起,许多矛盾曾是历史遗留老问题。“你心里装着百姓,他们就把你当亲人。”田永贵始终带着一份感情,做好群众工作,赢得了百姓的赞许。

       如今的木车坝,无一人上访,矛盾纠纷化解在村,低保评定公开透明,再也无人要保、闹保。4.5公里的村级公路建设,村民积极配合,没有阻工阻路情况发生。

       产业振兴,路在何方?

       精准脱贫,核心在产业。全村2100亩耕地,有700多亩撂荒。

      “振兴乡村产业,离不开带头人。”田永贵提出,把老板引进来,把能人请回村,走活一盘棋,拓宽产业路。

       观念一变路子宽。老板进村,能人返乡,合作社挂牌,产业带兴起,木车坝基地开发风生水起。

       贫困户张久兵在云南学习胡峰养殖技术,引进202窝胡蜂苗,2017年出栏68窝成品蜂,卖了17万元。

      一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算富。去年10月,张久兵、张久双、向阳、白战胜、村委会等5方共同出资50万元,成立来凤向氏胡蜂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实行规模化育苗,带领全村养殖胡蜂。今年发展胡蜂种苗2万多窝,按照“合作社+村委会+农户”模式,带动贫困户增收,每人每年可增收580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今年可望实现大突破。
      “羊肚菌这个产业利润高,时间短、见效快,可以充分利用冬季农闲的空档,属于朝阳产业。”在浙江义乌办厂多年的8组村民向阳嗅到了商机。在向阳的带动下,向习辉、向勇、胡正权等大户能人抱团发展,牵头成立珍硒生态食用菌专业合作社,流转闲置耕地240亩种植羊肚菌,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带动66户贫困户240人增收,贫困户靠土地流转和劳务收入,预计年人均增收2300元以上。

       除此之外,木车坝村通过引进大户,利用易迁后续发展资金,成立三和专业合作社,由村集体、贫困户按5%、10%比例入股分红,流转1200亩土地种植藤茶、油茶,700多亩撂荒地披上了绿装,120户贫困户找到致富门路,“合作社+村集体+贫困户”模式运行有序。8组贫困户廖大宇年近70岁,两老在藤茶、油茶基地务工,每月收入接近3000元。一年下来,合作社给村民支付工资高达200万元。

      “树上挂蜂子,地下栽菌子,坡上发展两茶一果,老百姓得票子”,木车坝乡村振兴生产发展路径,愈来愈清晰。

      “瞄准山水资源,开发乡村旅游,搞攀岩,兴民宿,开农家乐,建步游道,与规划在建的重庆车田乡4A级景区对接,探索生态旅游新路。”木车坝的远景规划,更加可期。

       产业带兴起,加工厂落户,村民们天天有事干,月月有收入。全村每天在基地务工200人以上,还吸纳了附近安抚司、新田沟、酉阳车田等村劳动力前来务工。“流转有租金,务工有收入,入股有分红,产业振兴的红利,人人共享,户户受益。”木车坝的产业开发,产生了裂变效应。

       春节联欢,改变什么?

       村民腰包鼓了,生活的习惯也开始在变。村民自筹资金10万元建起了灯光球场,篮球赛、广场舞等文化活动天天上演,摸牌赌博现象越来越少。
       2018年2月13日, “印象木车坝”春晚节目隆重开演,周边近2000村民参与,声势颇为浩大,演出持续3个小时,节目全由80多名村民自编自演,唱山歌、玩车灯、三棒鼓……土味十足的文艺节目吸引着观众的眼球。陈秀学、张先贵两个土歌手进行山歌对唱,唱出了党的好政策,唱出了党的恩情,8位六七十岁的老人精神矍铄,玩起车灯生龙活虎,舞出了村民的幸福,舞出了未来的希望。

      “那场面太壮观了,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了,好多年过春节都没有这样热闹过!”邢朝华回忆起当时春晚的情形,依然激动不已。

       茶余饭后,村民聚集而来,打球健身;傍晚时分,广场闻歌起舞,好不热闹。歌舞声、欢笑声在山村回荡,文明风、邻里情换来干群一家亲。“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动,人心聚拢了,纠纷少了,矛盾没了,乡风文明渐渐成为自觉,人们的生活观念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改变。”田永贵坦言。
        怯道河岸,书写美丽乡愁的新画卷;鄂渝边界,释放乡村振兴的新活力。如今的木车坝,正朝着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目标阔步前行!
(作者单位湖北省来凤县脱贫攻坚指挥部)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精准扶贫    湖北    
编辑推荐
品牌建设
参与互动
010-67101700
公共微信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管理团队| 欢迎投稿|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67101700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
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 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09064717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