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中国扶贫网扶贫要闻
李克强总理云南昭通看真贫回访
时间:2017-02-18 10:45来源:中国扶贫作者:周艳

       早在唐代,这里就是“乌蒙部”的活动区域,乌蒙山因此得名。这里群山起伏,如浩海腾波;这里峡谷深陷,如刀切斧削。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远山区、贫困地区于一体的乌蒙山地区,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贫困现象复杂、贫困类型综合。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万里长征中,踏过这片土地的红军战士豪情万丈、勇敢无畏。而今,决战脱贫攻坚,吹响乌蒙号角,云岭儿女坚韧不拔、激情澎湃。
      2017年1月23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云南省昭通市迎来了一位不普通的贵客——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从灾区重建村到乌蒙山深处的贫困小山村,总理一刻不停歇,走进无数群众的心坎,为他们送去了党和政府的关心、问候。这一天,成为群众心中值得铭记的时刻,“我们的好总理来看我们了!”
       这是李克强就任国务院总理后,连续第四年在春节前夕赴贫困地区看望困难群众。在本该阖家团圆的日子,总理不辞辛苦、跋山涉水,成为温暖群众心窝的人,成为为群众带去希望的使者,成为群众幸福生活的见证者。鲁甸,更是总理心头的牵挂——2014年地震的火速出现,群众记住了他匆匆的步履和焦急的神情;2017年再次踏上这片土地,群众看到了他深情的关切和欣慰的笑容。
       治理之道,莫要于安民;安民之道,在于察其疾苦。心细如发的总理,将群众的安居和困苦都放在心中,并化作一句句温暖的话语和一个个坚定的承诺。这份情,让人动容,更让云岭儿女振奋:“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美好的生活一定会来临!

       “你们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建起新家园令人欣慰。我代表习近平总书记对你们表示慰问!”2017年1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再次走进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龙头山镇,看到这里焕然一新的面貌如是说。

       灾难无情人有情

      “时隔两年多,真没想到总理又来看望我们了。2014年鲁甸地震第二天,总理徒步几公里,心急如焚地走进灾区,滑了一跤也不在意,那情景还历历在目。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下,群众能自力更生了,总理的到来令人鼓舞,我们还要继续努力,让群众生活得更好。”龙头山镇党委书记李善云的心,再次被点燃。

       2014年,鲁甸县甘家寨村民小组与其它村庄一起,实施“整乡推进”。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改变了一切。8月3日,位于赵皮山半山腰上、紧靠昭巧二级公路的甘家寨瞬间被山上滑下的近千万方土石淹没,一些房屋还被冲入山脚下的牛栏江中。

      “甘家寨子整体被埋,成了‘消失的村庄’。56名村民遇难,大部分在山上摘花椒和外出务工的村民幸免于难,小小的花椒树,是村民的救命树啊。”甘家寨村民小组长杨国荣沉痛地说道。

       记者来到了距离村子新址十几里以外的甘家寨子,当爬上赵皮山时,荒草萋萋,凉风飕飕,一棵被震倒的老树依然倔强地横亘在山坡上。山坡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触目惊心的坑,“当时就是从这个地方山体整体滑坡,将寨子掩埋。”

      “地震前寨子里有56户,基本都是土坯房,靠种花椒为生。寨子下面还有个发电站,平时村民也会去打打零工。大部分花椒树在地震中被毁了,只有少量的留了下来。”地震后,杨国荣就见到了总理,“那是多大的福气哟。”

       党中央、国务院始终高度牵挂着这里。2015年1月19日-21日,习近平总书记到鲁甸地震灾区看望干部群众。总书记强调,生活恢复和生产恢复一起抓,灾后恢复重建和扶贫开发一起抓,重建家园步伐要加快。

       各级政府迅速响应,统规统建,以征用方式将鲁甸县最好的土地建设成了安置点,户户安居、设施改进、经济发展,这是对群众最好的答卷。而甘家寨子,于2015年12月整体搬迁到了目前的骡马口社区(即龙泉社区),加上成家的、分户的,共有89户群众,其中贫困户22户(以兜底保障居多)。

      “没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帮助,没有社会各界的爱心援助,我们不可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在废墟上建起家园,还建得这么漂亮。”杨国荣说。一栋栋新房的白墙外,“聚焦精准扶贫,共建小康社会”的标语格外醒目。

       小区内,水、电、路、文化广场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坐落在社区内的龙泉中学,占地76.8亩,足球场、篮球场一应俱全,已成为鲁甸县最好的中学。学校成了最漂亮、最安全、最坚固的地方。

       记者走在骡马口社区宽敞的街道上,在这片新建的土地上,三层小楼连甍接栋、明亮大气,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格外干净。阳光下,三三两两的老人满足地晒着太阳、聊着天,小孩尽情追逐打闹着,过去的伤痛正在逐步远离,新生活已经来临。

       勇于尝试新生活

      在甘家寨小组,甘正权率先做起了旅游的生意,开上了家庭旅馆——甘家园客栈。

       当记者问及当初这个想法的由来时,甘正权憨厚地笑着说,“生活总得要想点办法,搬过来不能坐吃等喝。地震时,我的小家是周全的。人不能白活着,勤劳才能致富。”

       50岁的甘正权和老伴共有3个孩子,大女儿为心理咨询师,在大理工作,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仅能养活自己;二女儿在龙泉中学念高三,每月生活费需要两三百元;5岁的小儿子才上幼儿园。这位质朴、头脑灵活的汉子,在搬过来之前,就在脑海中酝酿出开办客栈的想法。

       由于所有新房都是统规统建,在征得指挥部的同意之后,在不改变房屋外观的前提下,甘正权把房屋改造设计成了拥有10间客房、14个床位的家庭客栈,将想法付诸了行动。

       记者走进甘正权家,颇具特色的客房,统一配备的电视、电脑、太阳能热水、WIFI,充满文化气息的会客室,都显示出这位村民不俗的情怀。“这些客房定价为88元/天/间,当初请组织定价时,他们问我想定多少,我说88元,他们说可以的,价格便宜,外面装修还不如我这个呢,价格比这个还高。现在我和老伴经营客栈,一家的收入也靠这个,平均每天能租出2间房。”

       “每天晚上躺床上我都在想,要做点什么。以前种的花椒树,地震后只剩下13棵,每年收入两三百元。但生活是要继续的,政府帮助我们建房,帮助我们住进这么好的房子,我们不能还向政府伸手。”

       “为了开这个客栈,我一共借了53万元,光贷款就有42万元。”看到记者疑惑的眼神,甘正权解释说:“我在龙头山镇贷了15万,找亲戚借了11万。又找了几个朋友分别以他们的名义帮忙贷了27万。2016年,我还了2万。”

       “这个数量不少呢,会不会让你觉得有压力?”记者问甘正权。

       “压力肯定是有。借了这么多钱,我一定要还上。现在生活最主要的就是挣钱。总理来我家后,问了我的生活情况,看了客栈,还对我说不要灰心,这个客栈环境很好,以后会越来越好。我相信总理的话,我也相信靠双手能改变生活。”

      “《唐山大地震》这部电影我看了好几次,看一次哭一次。比起那时候,现在我们是掉到福窝里了,党和政府做得多好啊,有政府在,我这心里踏实。”

       说到未来,甘正权眼里充满了干劲:“遇到客栈没生意的时候,我们不能无所事事,所以我想联合其他村民成立一个合作社,共同发展。之前和他们聊过,但他们有思想或者钱方面的顾虑。如果自己搞,希望政府能在种植技术、养殖技巧等方面给予一些培训和支持。”

       为帮助这些群众实现就业,鲁甸县在龙头山镇举办了大型招聘会,吸纳了来自福建、广东、北京等地的20多家企业,为灾区群众提供5000多个工作岗位,2000余名群众签订了意向岗位。

       在骡马口社区,灾区重建和基础设施建设已基本完成,下一步,政府将着力发展产业促进贫困户稳定脱贫。

       龙头山镇党委书记李善云介绍,“甘家寨乃至龙头山镇的重建,有广大干部的辛勤付出和汗水,更有无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总理帮忙“讨”工钱

       回忆起1月23日总理的到来,甘永荣62岁的母亲李勤巧依然不理解为什么总理能来她家:“之前完全不知道是总理要来。我们寨子里有89栋房子,比我家能干的有,比我家条件好的有,总理咋就来了我们家?我们的父母官啊,进了我家的门,这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那可真是高兴!我经常在电视上看新闻,所以总理一进来我就认出来了。”

       “大儿媳在地震中遇难。家里还有大儿子甘永荣、三个孙子和小儿子甘永波,大孙子很懂事又聪明,地震那年才10岁,又是背又是抱,救出了一个3岁,一个3个多月的两个弟弟。”

      “总理问我房子面积有多大,住进来交了多少钱,是不是政府修的,政府补贴了多少,自己花了多少,还有多少贷款没还等问题。”甘永波坐在母亲旁边,接过母亲的话说。

       “我就告诉总理,我们家和全村的房子一样都是两层半,有146平方米,政府补助5万元,红十字会捐赠2万元,自己家出了3万多元就住进了抗震安居房。我们很满意,甘家寨的人也都很满意。”

       总理到来时,甘永波也在家。在鲁甸“8·03”地震发生后,北大青鸟集团展开了“北大青鸟云南地震灾区—致公学生专项培养计划”。在这样的机遇下,即将读高一的甘永波进入北大青鸟集团学习。像甘永波这样的学生,鲁甸有19名。前不久,为了适应本地高考,政府刚刚帮着办完转学手续,回到龙泉中学继续学习。

       总理问甘永波:“还上不上大学?”

     “肯定上。”

      “理想学校是哪个?”

      “北航。”

       听完甘永波的回答,总理勉励他好好学习,教育是改变命运的机会,政府一定会支持他上学。

      总理又问甘永荣:“在哪儿务工?”

      “彭水县。”

       “收入多少?”

       “每月7000多元。”

       回答了总理的问题后,甘永荣“大着胆子”说了自己工资被拖欠的事儿:“我从2016年6月到2017年1月底,一直未领到工资,跟务工公司屡次沟通都未能解决。”

       总理听完就怒了,“他是家中顶梁柱,伤害他就是伤害他全家。”“听着总理立即吩咐随同人员要抓紧落实协调解决,当时我心里面就涌出一股暖流。”总理走后48小时,甘永荣被拖欠的5.8万元工资全部到账,同时甘家寨其他外出务工人员的工资也陆续到账。

      “春节前妈妈汇过来的2千元,才让我买了票回家,根本没想过这钱能要回来。之前上访处理了几个月,也没有结果。没想到总理‘下访’来了,处理这么快。我们有个好总理,这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总理还问我一个人务工能不能养活全家。现在家庭收入主要依靠打工。地震后,寨子的电站被破坏,工没地方打了,我家的花椒树仅剩下20多棵。妈妈年纪也大了,患有高血压,需要不间断吃药。家里好几个孩子,我想离家近点,方便照顾他们。”

       问及甘永荣的近况,他告诉记者,“维护电工、开车等工作都能干,前几天有个企业招工,我去应聘,每个月给开5000元,但不能请假,这个就没得法子,我得照顾家里,请假肯定免不了。”

       阳光洒在甘永荣明亮的新家里,笑容也一直映在甘家人的脸上,“吃、住现在都不是问题了,搬下来这两年快乐着呢,各级政府、社会各界好心人一直在帮助我们,北大的一个教授连续18个月,每月汇过来800元。政府负担电费,按照450元/月/人的标准补偿了半年。”记者采访时,正赶上龙头镇党委书记李善云去通知甘永荣家,经过评选,李嘉诚基金会帮扶的钱也即将打入其账户上。

       “临近话别,总理亲自递给我一个大红包。”总理的到来,让李勤巧的心里暖暖的,“总理还递给我红糖作礼物,祝我们生活甜甜蜜蜜、红红火火,生活越来越好。有党和政府这样的关心,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

       余家大冲自然村是一个位于乌蒙山连片特困地区深处的普通小山村。这里的村民们外出不便,外人更是少见,村民们只有沧桑不语的乌蒙山为伴。

       2017年1月2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到来,让这个平时沉寂无比的寨子顿时人声鼎沸,好似鸡年的春节提前了。

        2月6日,《中国扶贫》记者从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城区出发,沿着起伏不定的乡道驱车17公里,到达了洒渔镇。车子从一个狭窄、不起眼的沙土路拐进去,眼前就是通往余家大冲自然组的小路了。

       又经过尘土飞扬的5公里土路后,车子在半山腰停了下来。记者目之所及,满眼荒凉、万壑千岩,只有在“两坡夹一沟”的沟底,集中着一些高矮不一的土坯房,走近一看,这些房子年久失修、破败不堪。这里,就是余家大冲自然村第13村民小组。

       生活的奔头

       余家大冲自然村有2个村民小组,共84户、308人,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77户、287人。第13村民小组有43户、158人(建档立卡贫困户39户、142人),第14村民小组有41户、150人(建档立卡贫困户38户、145人)。

       “总理当时就是从咱们停车的地方下车,沿着这条入村小道,走了两百多米到了村民家里,一路上,总理的步子迈得很大、很稳。”洒渔镇党委书记崔汝山说起来很是敬佩。

       杨昌兰家是总理走进的第一户贫困户。屋外破败,屋内也好不了多少——阴冷昏暗、四面漆黑、墙体斑驳,处处诉说着这间土房的悠久历史。

       屋顶正中央亮着的一盏灯并没有为屋内带来多少亮光。“总理进来后四处打量,看着被塑料布遮盖起来的屋顶,总理用手戳了戳,问我房子下雨漏不漏。”今年50岁的杨昌兰回忆道。“当时我们说着这房子已经住了50多年了,一下大雨就漏,总担心会不会塌,只能用塑料布到处堵。”

       “当时根本没想到总理会来,我感觉像做梦一样,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总理问我厨房在哪儿,我就指了指地上那个坑。总理走过去,蹲了下来,用火钳拨了拨火。”

       杨昌兰家的堂屋、厨房、卧室、鸡舍,都在这间十几平米的屋内。人睡的地方和鸡舍仅有一“板”之隔。

      “总理拨完火后站起身,问我住哪儿,并弯着腰进去看了看,当知道旁边就是鸡舍时,连声说‘住的地方和鸡在一块儿,这怎么行?’”

      “人畜禽住一起,哪户家里都是这样子的嘛,屋子中间用木板一隔,上面睡人,下面养猪;或屋一侧住人,另一侧隔成牛棚、鸡舍。”不善言辞的杨昌兰,讷讷地对记者这样说。

      “‘家里几亩地,都种些什么?产量怎么样?有低保么?每月能拿多少钱?’总理特别关心我们的生活生产情况,问得又多又细。”杨昌兰向记者讲:“家里有7亩地,种苞谷和洋芋,靠天吃饭,这些年收入越来越差了。去年玉米收了两千多斤,每斤卖8-9角。洋芋收了七八千斤,每斤卖6-7角。有低保,每月能拿到163元。每年我都养了2头猪,1头自己家过年吃,1头卖钱。还有1头养了五六年的母牛,每年能产1头小牛换钱,平时也能耕地。另外还养了十几只鸡。”这是这个家庭所有的收入来源。

       总理又问家里几口人,杨昌兰补充道:“我丈夫早些年就去世了,家里还有2个孩子。大儿子19岁,在深圳一个电子厂打工,路费贵,春节就没回来。小儿子17岁,在昭通市区学厨师。”

       总理这么关心普通百姓家庭情况,让杨昌兰很意外:“现在不光国家政策好,总理还来村里看我们,关心我们,鼓励我们,我们的生活特有奔头!”

       果篮装满忧民情

       陈万富家是总理走访的第二户。记者到他家时,正赶上陈万富上山干活,老伴浦世芬在家。


       这户人家明显比杨昌兰家更狭小,只有十来平米的面积。不仅房顶是塑料布,四面墙壁上也铺了塑料布,就是一个“窝棚”。现在,60岁的彝族老人浦世芬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咳嗽不止。

       “总理来的那天是腊月二十六嘛,我刚从医院出来没两天,屋门矮,他是弯着腰进来的。总理问了很多,也很细,我那天昏昏沉沉的,记性也不好,记不太清了。”

       紧接着,老人向记者说起家里的情况来。

       “我有肺心病、哮喘、糖尿病,家庭花销主要就是看病,一般就是去村卫生室和乡镇卫生院看。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好了,2015年看病花了1万多元,2016年报销比例更大了,自费只有五六千元。”

       “家里2个儿子都结婚啦,女儿也出嫁了。但大儿媳嫌弃我们这里穷,在孩子刚一两岁时就跑了。”幸福和烦恼,纠缠着整个家庭。

      “这是我孙子的书桌,总理来那天他就趴在这儿写作业,这是我们睡的地方,那是厨房。”大娘一一向记者介绍。

       说是书桌,其实就是一张不结实的简易矮桌;说是卧室,其实是一张帘子围起来的老旧木板床;说是厨房,其实是一个上面放着铁锅、水壶的水泥台子。这些,都在一间房里。

      “孙子在联合小学上学,每天早晚来回要走上好几公里。你进村的这条路是2015年才修好的,以前上学单程要走3个小时。看病不方便,上学也不方便。”这些年生活的不易,在浦世芬的絮絮叨叨中清晰地呈现在记者眼前。

      “若是赶上雨天,塌方严重,我们进出就更困难了。这5公里的山路,政府也多次维修过,但仍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全组人出去只能靠双脚,因为全组只有1辆摩托车。”

     “总理也问了我家的收入情况。大儿子目前在浙江打工,每月都往家寄钱,800元-1000元不等。小儿子在附近帮人盖房打零工,去年干了几个月挣了四五千元。家里有5亩多土地,种苞谷和洋芋。养老金每月领73元。用3000元产业补助款购买了4头猪、7只母鸡、4只肉鸡(已卖,收入1000元),每天还能捡5-6只土鸡蛋,这也是七八块呢。”浦世芬再次向记者算起了“收入账”。“我们祖祖辈辈住在山里,总理能来到我家,关心我们,这是我们的福气!”

       据村干部介绍,余家大冲自然村自然条件恶劣,经济收入低下,两个村民小组都以苞谷、洋芋种植为主,外出务工为辅,但因土地贫瘠,基本“靠天收”,加之近些年野猪成患,广种薄收已成常态,生活勉强维持温饱。搬迁,是唯一的脱贫途径。

      浦世芬告诉记者,在山下政府统一规划建设的搬迁安置房正在建设,92平方米的小两层楼,很快就可以搬进去了,“以后娃娃上学就方便了,我看病也方便了。”

      一边说着,浦世芬一边从床底拿出一个精心包装的果篮,那是总理送的,“总理送来了出街礼物,还给了一个大红包。零食、糖果都吃掉了,但我要把篮子好好地保存起来,等搬进新家了要把它挂起来,记住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好。”

       搬出去 富起来

       在连续走访两户村民后,总理来到村头的坝子上,与村民们围坐在一起,亲切地拉起了家常。聊起当天的情景,村民们依然兴奋不已,七嘴八舌地开始了回忆:

      “总理太亲切了,我们有13个人参加了总理的座谈会,全部坐着,跟着来的领导都只能站在一旁。”

      “总理问我们的最大愿望是什么,愿不愿意搬,我们每个人都表了态,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愿意,太愿意了!”

      “总理说,如果全靠政府出资,建房搬迁的时间可能较长,问我们愿不愿意贷点款尽早解决,我们说自己花钱也愿意搬。搬出去我们才高兴。”

      “总理问我们政府有没有扶持?那咋能没有,各级政府多次来我们这儿,这条路也是他们修好的。2016年10月政府启动了搬迁工程,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有政策,每户补助6万元,另外可以贷款6万元,根据每户具体情况,贷款期限不同,利率很低。春节前,区里还安排了民政救助,为每户发了2袋大米,足足100斤,那可是稀缺的好东西啊!”

      “总理还一再嘱咐一起来的领导,下一步的易地搬迁政策要细致研究,力度要加大。有这样的好总理,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新房地点我们都去看过了,那儿出去就是公路,方便得很。政府统规联建,规划了养殖区、卫生室、学校、道路、绿化区,额外按照每户5万的标准配套建设这些基础设施。余家大冲自然村全部搬过去,我们现在还能去施工现场打工,挣点钱。村里自发成立了监督委员会进行工程监督。”

      “搬迁政策我们都清楚,好得很,根据贫困户人数不同,新房分为A、B、C三种,按照国家人均不超过25平米的标准,面积从九十多平到一百多平不等。”

       这是村民期盼已久、即将实现的高兴事儿,洒渔镇党委书记崔汝山介绍说,“易地搬迁工程开工建设当天,村民放鞭炮庆祝。3月房屋主体就能完工,5月村民就可全部入住啦。”

       搬迁不是结束,扶持才刚起步。村民的心愿达成在即,政府的脱贫思路已经谋划得更远:要实现余家大冲自然村脱贫出列,改善人居环境、实施整体易地搬迁,使贫困群众有安全稳定住房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要加大对村民劳动技能的培训力度,保证贫困户每户至少有一个人掌握一至两门以上致富实用技能。要加快产业发展步伐,大力发展种植、养殖业(养猪、羊、鸡),争取国家退耕还林项目,引导群众种植核桃、板栗等经济林果;采取项目示范、能人带头、支部引领、群众参与的模式,引进大户成立养殖合作社,不断增强发展动力,实现短能脱贫、长能致富的效果。

      “总理走了我们还高兴了好多天,茶余饭后都在谈总理。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么大的领导,今天居然在家见到了总理,而且还离我这么近,又跟我握了手!”67岁的村民李家芬激动不已。“我们一直将总理送上车,很舍不得,想让总理多待会儿。”

      “你们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我们看在眼里,心里也惦念着。政府的职责就是要想办法让你们尽快脱贫致富。”腊月寒风里,总理的承诺掷地有声:“一定让你们尽快从大山深处搬出来!”这些话语,化作希望的种子,不仅种在了余家大冲自然村村民的心里,也种在了千千万万贫困群众的心里。

责任编辑朱 峰
标签李克强    
扶贫要闻
参与互动
010-67101700
公共微信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管理团队| 欢迎投稿|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67101700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
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 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09064717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