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陕西紫阳白马村:接力消费帮扶 促进产业增收

时间:2024-06-24 16:26:00来源:中国乡村振兴网作者:黄志顺

王文豪(左一)进入驻村帮扶工作角色.jpg

夏至前后,陕西省紫阳县白马村的黄桃陆续成熟,罩着纸袋的果子压弯枝头,工人们忙着采摘、分检和包装,为当天的订单备货。

这是紫阳县最大的黄桃种植基地,总面积500亩。

6月23日,白马村第一书记严涛带着接替他的王文豪来到黄桃基地,了解今年的水果品质,与黄桃园负责人对接消费帮扶事项。

六年前,白马村通过招商,引进致富能人张太军到白马村投资黄桃产业。“有一次吃到重庆奉节的黄桃,觉得口感非常好。后来到咸阳市礼泉县考察,看到那里的产业已经有一定规模,就有了发展黄桃种植的想法。”张太军说。

白马村的经纬度、湿度、土壤都适合黄桃生长,最关键的是,这里面南背北,光照充足,这是出产优质黄桃的必要条件。张太军便开始着手流转土地,联系树苗,筹建园区。

黄桃园的建立,不仅丰富了白马村产业结构,也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增收问题。欧前秀和丈夫是黄桃种植基地最早的一批工人,种树苗、浇水、除草、疏果、套袋、采收,这些活他们都干过,每天工资130元,夫妻俩一年在黄桃园里的务工收入超过2万元。“去年是黄桃挂果的第三年,用工量就明显增大了,从2月底到中秋,每天都有工人上班”,张太军说,一家企业下了2500箱黄桃的订单,他们这天请了58个人来完成采摘、选拣和装箱。去年,黄桃基地用工2300个,支付劳务工资30万元。建园初期他们还使用了100万元苏陕帮扶资金、55万元资产收益帮扶资金,每年向白马村群众分红近10万元。

2023年7月初,中国重型院驻白马村帮扶工作队向公司定点帮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汇报了黄桃品质、成熟周期、每日成熟采摘发货量后。经定点帮扶领导小组商量,为白马村黄桃园帮销一批黄桃,拓宽白马村富硒黄桃销售渠道。“第一书记严涛还发动亲戚朋友,购买了近10万元的黄桃”,张太军说,仅帮扶单位和驻村工作队,就帮他完成了10%的销售量。

年初,中国重型院将黄桃采购、助销、宣传列入对白马村的2024年帮扶计划当中。“员工对白马黄桃的反响非常好”,严涛说,“上个月,就有员工打电话,问我黄桃什么时候成熟,他们好像有些等不及了。”

白马村因汉江边有一块石头形似白马而得名,当地人习惯将这里叫做“白马石”。这是一块令紫阳人骄傲的史前文化发祥地,早在新石器文化时期,先民们就在这里渔猎耕种,繁衍生息。据考古调查,白马石文化遗存包含了龙山文化和早期巴蜀文化等多种文化因素。

白马村,不管是充满想象的地理称谓,还是底蕴丰厚的文化积淀,都不足以弥补经济发展的短板,500亩黄桃园、500亩茶园都是脱贫攻坚期间才建起来的。

民国版本的《西乡县志》称:“陕南唯紫阳茶有名。”而说起紫阳茶,人们往往会想到焕古茶。

白马村与焕古镇仅隔着汉江,相距千米之遥,茶产业却有天壤之别。

  “村上茶产业基本上荒废了,好些老茶园也都长了野草和杂木。”村支书雷兴发说。对比焕古镇的茶叶产业,雷兴发认为,要把白马的茶产业发展起来,首先要提高产量产值,其次要有龙头企业带动。

借助脱贫攻坚期间免费发放茶苗的政策,白马村以六、七组为重点,动员200多户群众建成丰产密植茶园500多亩。

“三年桐子五年茶”,眼看茶园即将投产,却没有人愿意到白马村来建茶叶加工厂。如果没有茶厂就近收购,即便单产高,也会影响茶农的生产积极性,说不定新茶园也会沦为老茶园一样的撂荒命运。“既然没有人愿意来投资,那就由我来领办吧”,雷兴发叫回了在外务工的儿子当帮手,建起了茶叶初加工厂。

春茶开园了,茶农们排着队到加工厂里卖鲜叶。定品级,称斤两,雷兴发每个下午都要数一沓红票子出去。他们忙着收购鲜叶、加工绿茶,库房里的成品越积越多。

第一书记严涛、工作队员梁国锋首先想到通过公司采购,解决部分销售压力,通过消费帮扶采购一些雷兴发家的茶叶。可是茶厂没有SC认证,就不能在“832”消费帮扶平台上架。尽管中国重型院每年要通过消费帮扶采购一批紫阳茶,却无法带动白马村的茶叶销售。   

严涛和梁国锋只能另想办法,发动亲戚朋友购买白马村的茶叶。

梁国锋今年帮雷兴发家推销了1万多元的茶叶。周末时,他开车把茶叶带回西安,又一户一户地送到购买者的家中。

严涛的一个同学在香港工作,看到他在朋友圈发的茶叶销售信息,就订购了5斤茶叶。村里小厂第一次把茶叶卖到香港特别行政区,雷兴发决定亲自邮寄。他带着收货地址,到临近的蒿坪集镇邮寄,对方说,寄不了。他又绕道来到县城,找到多家快递公司,还是寄不出去。5斤茶叶转了一圈,又回到村上。严涛把茶叶带回西安,终于寄了出去。

中国重型院驻村帮扶工作队每年要帮销数万元的茶叶,对于雷兴发家的小型茶叶加工厂来说,这仍然是不小的数字。只有拓展了销售渠道,茶产品能快速变现,茶厂能持续以现金收购鲜叶,茶农们生产积极性就能更高,产业就能良性发展。

王文豪比严涛年轻二十岁,相对于严涛的人高马大、侃侃而谈,王文豪更显文气内秀。王文豪此前在中国重型院的下属公司任项目经理,如今是接替严涛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严涛带着王文豪走访致富能人、产业大户,以及老党员、中心户长、监测户,交接消费帮扶等延续性工作。

在白马的二十多天,对于老家山西太谷的王文豪来说,听不懂村里人说话是最大问题。“除此之外,乡村文化、生活习惯也与此前的生活环境反差很大,但是我愿意去适应和接纳,”王文豪说,“我希望能够与群众建立深厚的友谊,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愿望,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帮助和支持,也希望发挥好白马村和中国重型院的纽带作用,为乡村的发展做出贡献。”

“中国重型院人的敬业奉献精神是有传承的”,严涛说,“我充分相信,接任者会把驻村帮扶工作干得更好。”

总监审姚卜成
监 审韩世雄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协同振兴    
乡村发展

陕西紫阳白马村:接力消费帮扶 促进产业增收

时间:2024-06-24 16:26:00

来源:中国乡村振兴网

作者:黄志顺

王文豪(左一)进入驻村帮扶工作角色.jpg

夏至前后,陕西省紫阳县白马村的黄桃陆续成熟,罩着纸袋的果子压弯枝头,工人们忙着采摘、分检和包装,为当天的订单备货。

这是紫阳县最大的黄桃种植基地,总面积500亩。

6月23日,白马村第一书记严涛带着接替他的王文豪来到黄桃基地,了解今年的水果品质,与黄桃园负责人对接消费帮扶事项。

六年前,白马村通过招商,引进致富能人张太军到白马村投资黄桃产业。“有一次吃到重庆奉节的黄桃,觉得口感非常好。后来到咸阳市礼泉县考察,看到那里的产业已经有一定规模,就有了发展黄桃种植的想法。”张太军说。

白马村的经纬度、湿度、土壤都适合黄桃生长,最关键的是,这里面南背北,光照充足,这是出产优质黄桃的必要条件。张太军便开始着手流转土地,联系树苗,筹建园区。

黄桃园的建立,不仅丰富了白马村产业结构,也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增收问题。欧前秀和丈夫是黄桃种植基地最早的一批工人,种树苗、浇水、除草、疏果、套袋、采收,这些活他们都干过,每天工资130元,夫妻俩一年在黄桃园里的务工收入超过2万元。“去年是黄桃挂果的第三年,用工量就明显增大了,从2月底到中秋,每天都有工人上班”,张太军说,一家企业下了2500箱黄桃的订单,他们这天请了58个人来完成采摘、选拣和装箱。去年,黄桃基地用工2300个,支付劳务工资30万元。建园初期他们还使用了100万元苏陕帮扶资金、55万元资产收益帮扶资金,每年向白马村群众分红近10万元。

2023年7月初,中国重型院驻白马村帮扶工作队向公司定点帮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汇报了黄桃品质、成熟周期、每日成熟采摘发货量后。经定点帮扶领导小组商量,为白马村黄桃园帮销一批黄桃,拓宽白马村富硒黄桃销售渠道。“第一书记严涛还发动亲戚朋友,购买了近10万元的黄桃”,张太军说,仅帮扶单位和驻村工作队,就帮他完成了10%的销售量。

年初,中国重型院将黄桃采购、助销、宣传列入对白马村的2024年帮扶计划当中。“员工对白马黄桃的反响非常好”,严涛说,“上个月,就有员工打电话,问我黄桃什么时候成熟,他们好像有些等不及了。”

白马村因汉江边有一块石头形似白马而得名,当地人习惯将这里叫做“白马石”。这是一块令紫阳人骄傲的史前文化发祥地,早在新石器文化时期,先民们就在这里渔猎耕种,繁衍生息。据考古调查,白马石文化遗存包含了龙山文化和早期巴蜀文化等多种文化因素。

白马村,不管是充满想象的地理称谓,还是底蕴丰厚的文化积淀,都不足以弥补经济发展的短板,500亩黄桃园、500亩茶园都是脱贫攻坚期间才建起来的。

民国版本的《西乡县志》称:“陕南唯紫阳茶有名。”而说起紫阳茶,人们往往会想到焕古茶。

白马村与焕古镇仅隔着汉江,相距千米之遥,茶产业却有天壤之别。

  “村上茶产业基本上荒废了,好些老茶园也都长了野草和杂木。”村支书雷兴发说。对比焕古镇的茶叶产业,雷兴发认为,要把白马的茶产业发展起来,首先要提高产量产值,其次要有龙头企业带动。

借助脱贫攻坚期间免费发放茶苗的政策,白马村以六、七组为重点,动员200多户群众建成丰产密植茶园500多亩。

“三年桐子五年茶”,眼看茶园即将投产,却没有人愿意到白马村来建茶叶加工厂。如果没有茶厂就近收购,即便单产高,也会影响茶农的生产积极性,说不定新茶园也会沦为老茶园一样的撂荒命运。“既然没有人愿意来投资,那就由我来领办吧”,雷兴发叫回了在外务工的儿子当帮手,建起了茶叶初加工厂。

春茶开园了,茶农们排着队到加工厂里卖鲜叶。定品级,称斤两,雷兴发每个下午都要数一沓红票子出去。他们忙着收购鲜叶、加工绿茶,库房里的成品越积越多。

第一书记严涛、工作队员梁国锋首先想到通过公司采购,解决部分销售压力,通过消费帮扶采购一些雷兴发家的茶叶。可是茶厂没有SC认证,就不能在“832”消费帮扶平台上架。尽管中国重型院每年要通过消费帮扶采购一批紫阳茶,却无法带动白马村的茶叶销售。   

严涛和梁国锋只能另想办法,发动亲戚朋友购买白马村的茶叶。

梁国锋今年帮雷兴发家推销了1万多元的茶叶。周末时,他开车把茶叶带回西安,又一户一户地送到购买者的家中。

严涛的一个同学在香港工作,看到他在朋友圈发的茶叶销售信息,就订购了5斤茶叶。村里小厂第一次把茶叶卖到香港特别行政区,雷兴发决定亲自邮寄。他带着收货地址,到临近的蒿坪集镇邮寄,对方说,寄不了。他又绕道来到县城,找到多家快递公司,还是寄不出去。5斤茶叶转了一圈,又回到村上。严涛把茶叶带回西安,终于寄了出去。

中国重型院驻村帮扶工作队每年要帮销数万元的茶叶,对于雷兴发家的小型茶叶加工厂来说,这仍然是不小的数字。只有拓展了销售渠道,茶产品能快速变现,茶厂能持续以现金收购鲜叶,茶农们生产积极性就能更高,产业就能良性发展。

王文豪比严涛年轻二十岁,相对于严涛的人高马大、侃侃而谈,王文豪更显文气内秀。王文豪此前在中国重型院的下属公司任项目经理,如今是接替严涛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严涛带着王文豪走访致富能人、产业大户,以及老党员、中心户长、监测户,交接消费帮扶等延续性工作。

在白马的二十多天,对于老家山西太谷的王文豪来说,听不懂村里人说话是最大问题。“除此之外,乡村文化、生活习惯也与此前的生活环境反差很大,但是我愿意去适应和接纳,”王文豪说,“我希望能够与群众建立深厚的友谊,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愿望,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帮助和支持,也希望发挥好白马村和中国重型院的纽带作用,为乡村的发展做出贡献。”

“中国重型院人的敬业奉献精神是有传承的”,严涛说,“我充分相信,接任者会把驻村帮扶工作干得更好。”

总监审:姚卜成
监 审:韩世雄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联系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杂志订阅|网站声明|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农业农村部太阳宫办公区12层 邮编:100028 投诉电话:(010)59195820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10120230004 丨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240091 丨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28022号丨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2022015544号-1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中国乡村振兴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10120230004 丨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240091丨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28022号丨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20220155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