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一线传真

贵州锦屏县令冲村:发生在深度贫困村的一场社会创新实验

时间:2023-12-06 09:44:28来源:中国乡村振兴网作者:徐佳

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令冲村,是在2019年脱贫摘帽的。这个在2001年修通第一条通村公路之前,村民还要靠走路到县城用手编簸箕换取口粮的小山村,如今步步蜕变。通村水泥路平坦宽敞,四通八达的串寨路、通组路链接,绿化整洁的村容环境,新兴惠农的产业建设,规范化与数字化数村寨管理,不仅脱贫,也乐居。

相较于周围其他拥有耕地、人口、风貌等先天优越条件的示范试点,令冲村近几年的成长聚合了更多“人为”因素。除了当地肯干、能干、敢干的基层实践,还有来自定点帮扶单位以及第三方社会组织带来的扶持资源与创新智慧,在令冲村这小小的一方天地进行了一场高效协同的社会创新实验。

令冲村航拍图:2021年令冲村被评为州级“特色田园乡村·乡村振兴集成示范试点”,还凭借“百亩荷塘”的风景成为广受关注的“打卡”地。

干部下乡:掀起全员“置身事内”的乡村变革

2021年6月,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总行干部俞晨晨,被选任到令冲村任驻村第一书记。与时任令冲村村主任的龙家文第一次见面,俞晨晨开门见山只有一句话:“你希望我来做什么?”他设想过一个“最糟糕的回答”,那就是村干部的反问,“你希望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在俞晨晨到来之前,为“打开村子的大门”,龙家文已经在基础建设上下了不少功夫。村口废弃的小学教学楼被改造为“便民服务大厅”,并扩展成为阅览室、会议室、活动室、电商直播室等功能室齐备的组织阵地。与此同时,为彻底解决村里环境脏、乱、差等问题,驻村工作组和村“两委”通过逐户动员,进行了道路、护栏、绿化等基础建设,并推动了“旱厕改革”、三污一体等生活设施的改善。当村口两棵大树周围的荒地被拓展为村前广场时,这个隐匿于古树身后的小山村对外界展露出了“亮堂堂”的样貌。

诚然,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作为我国唯一的农业政策性银行,在自2012年以来坚持不懈的定点帮扶工作中已沉淀出融资、融智、融商、融情“四融一体”的帮扶机制。俞晨晨这个“第一书记”的背后有成熟的组织体系、责任机制以及帮扶资源。

“但推进实现和美乡村,并不是一个人的‘舞台’,更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俞晨晨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空降当地的外来者”:作为“外来的和尚”,他这个第一书记除充分贡献个人的优势力量与资源之外,还是当好“组织者”,去“最大化”地激发群体协同效应。

作为链接“城”与“乡”的交接点,紧邻城市的令冲村面临由乡村单一规划向城乡区域一体化规划的转变:令冲将不仅是令冲村民的家乡,也将成为开放对外的“服务型”小村。一场乡村变革势在必行,这将是对乡村治理智慧的考验。

加上俞晨晨,令冲村党支部只有11人。而在这个全由龙姓组成的村落,几乎人人都是亲戚,关系错综复杂,要是用“管”的心态去做乡村工作,一定什么都推不下去。因此,想要发展令冲,一定要发动各方力量,使“巧劲”,让所有人都置身事内,实现“从观众到演员,从客人到主人、从旁观者到参与者”的转变。

第一步,扩充基层服务队伍,深度打造乡村管理“全能网络”。除从村毕业大学生、返乡人员等人群中着力储备村级后备力量,尽力扩充基层党组织外,针对基层人才缺乏,乡村治理主体偏弱的问题,令冲干脆就充分调动留守在村里的老人和妇女等力量。

第二步,引入先进的创新管理理念,激发村民自治的积极性。为了进一步增强村民凝聚力,作为一种乡村治理的创新实验,令冲村引入友成企业家乡村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友成基金会)提出的“积分管理”制度——以农发行建设的“积分超市”为抓手,探索“积分兑换+人居环境整治+志愿者服务”的新模式。

令冲村积分超市

村民回家:欢迎“新农民”回到新·令冲村创业

友成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赵访接触过大量乡村案例:“令冲村具有羊肚菌、蜂蜜、甲鱼、莲子等优质特色产品,但不具备产品加工资质和独立的产品品牌,因此无法‘触网’流通,市场议价能力低”。在他看来,多数脱贫山村农业产业单一且分布零散,无论在规模还是品控上,都与现代化农业品牌有不小的距离。

以羊肚菌产业基地为例。羊肚菌作为一种名贵食用菌,售价高,但将其引入令冲村的初期,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最初,令冲村采用了以村集体合作社聘任的普遍模式,产业负责人按月领取工资,照护羊肚菌的大棚。但很快这种模式弊端显露,负责人动能不足,几次耽误了羊肚菌培育的重要周期。而羊肚菌又是成本极高、对栽培环境十分敏感的菌种,稍有不慎即损失惨重。

几经思虑,令冲村工作组调整工作思路,进行产业“精细化”管理——采取“联合合作”+“托管返聘”的模式,将村集体、种养能人、村民三者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即村集体和种养能人合作共建种养基地,村集体返聘种养大户为基地管护员,村集体负责保底回收和产品销售,种养能人负责基地管理。村集体通过基地投资获得收益,种养大户通过基地投资和基地管护获得收益,村民通过土地租赁和务工获得收益。

龙方油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成为羊肚菌产业带头人的。令冲村集体出资共开辟羊肚菌种养基地20亩,全部由龙方油作为负责人看管。其中15亩收益归属村集体,以工资形式托管返聘,并辅以阶梯制分成激励:高于限定的300斤平均亩产,获得销售利润20%的分成,超过400斤平均亩产,获40%销售利润分成。此外,剩余5亩作为龙方油自己的承包地,产出的羊肚菌将由村集体统一包装销售。

这意味着,对于龙方油来说,只要肯付出时间和精力,一定可以有收获。在去年收获的季节,为了避免“娇气”的羊肚菌出现意外,龙方油吃住都在种养基地,彻夜守候,最终也得到了扎实的回报:羊肚菌特色产业亩产值1.8万元,总产值36万元,龙方油个人增收8万元。

令冲村生产的羊肚菌

今年,龙方油几乎要把令冲村委办公室的门槛踏破,不是追着要参加产业培训,就是想出了可以拓展的新项目:“如果在家里能挣钱谁还去外面打工呢?回来后我不仅学到了新东西,还有了带着大伙一起充鼓‘钱袋子’的成就感”。

为使令冲村现有生态特色产品具备市场流通条件,农发行与友成基金会汇集资源,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创立“令冲苗寨”品牌,以提升令冲产品附加值。将令冲村原本的产业化零为整,形成品牌效应。

而令冲在拥有自己的产品品牌后,也初步实现了线上渠道的对接——在村内打造直播间,培养令冲“乡土网红”新农人开展线上直播带货。积极对接电商销售平台,推动令冲村农特产品进驻电子商务平台,让村民实现“离土不离乡、就业不离家”。

共创和美乡村:这是一场高效协同的社会创新实验

如果一方想做的事,另一方既有意愿也有能力做好,就叫“激励相容”。在令冲村这个小村庄里,农发行、友成基金会与令冲村所属地的地方干部们,即进行了这样一场“以小见大”的社会实验。

俞晨晨在农发行分享工作感悟时十分触动,“乡村建设不能只算投入产出比的经济账。我们投身乡村振兴工程,算的是‘生态账’‘民生账’,这是大账;但老百姓想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有自己的一本小账,这两者的平衡需要智慧和同理心。”

令冲村森林面积占八成以上。因此,整村推进国储林项目盘活林业资源,引金融“活水”到令冲是俞晨晨在令冲主推的一项工作:“这将成为令冲‘创业’的第一桶金,是大账”。从“小账”的角度来说,除了实实在在的储金,令冲村成立村级“帮扶基金”,以构建村级防返贫长效机制。此外,农发行还打造有与此配套的五林经济以及“融商”改造林内休闲康养民宿以促进当地产业发展以及村民就业。

而友成基金会也最大化发挥了培训“新农人”的机构力量。他们针对回乡创业的本土本乡的返乡青年、乡村妇女等,提供创业致富的相关技术以及了解市场,利用电商销售以及金融机构融资、合作社组织运营等多方面的知识。

去年11月,锦屏县残疾人联合会的龙本珍作为驻村干部的来到令冲村时,对于这个充满了“实验性”小村庄感到惊讶:“不仅仅是整洁的村容村貌,为了避免森林火灾这里引进了城市里才有的‘垃圾分类’项目;以及为了调动村民参与村政村务积极性的积分超市,都是很先进的管理和培训理念,在乡村并不常见。”

“更令人舒适的是这里的工作氛围”,龙本珍认为令冲村工作组整体都在呈现出一种高效协作的创新动力,“没有人害怕失败。令冲根据村内各项产业特点,还扶持出农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和种植种养大户等各类新型农业主体,和企业合作培训妇女学习侗绣、苗绣等非遗传承项目,不仅企业为品牌增值高兴,村民的生产积极性也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 

总监审姚卜成
监 审韩世雄
 
责任编辑俞得顺
标签一线传真    

贵州锦屏县令冲村:发生在深度贫困村的一场社会创新实验

时间:2023-12-06 09:44:28

来源:中国乡村振兴网

作者:徐佳

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令冲村,是在2019年脱贫摘帽的。这个在2001年修通第一条通村公路之前,村民还要靠走路到县城用手编簸箕换取口粮的小山村,如今步步蜕变。通村水泥路平坦宽敞,四通八达的串寨路、通组路链接,绿化整洁的村容环境,新兴惠农的产业建设,规范化与数字化数村寨管理,不仅脱贫,也乐居。

相较于周围其他拥有耕地、人口、风貌等先天优越条件的示范试点,令冲村近几年的成长聚合了更多“人为”因素。除了当地肯干、能干、敢干的基层实践,还有来自定点帮扶单位以及第三方社会组织带来的扶持资源与创新智慧,在令冲村这小小的一方天地进行了一场高效协同的社会创新实验。

令冲村航拍图:2021年令冲村被评为州级“特色田园乡村·乡村振兴集成示范试点”,还凭借“百亩荷塘”的风景成为广受关注的“打卡”地。

干部下乡:掀起全员“置身事内”的乡村变革

2021年6月,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总行干部俞晨晨,被选任到令冲村任驻村第一书记。与时任令冲村村主任的龙家文第一次见面,俞晨晨开门见山只有一句话:“你希望我来做什么?”他设想过一个“最糟糕的回答”,那就是村干部的反问,“你希望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在俞晨晨到来之前,为“打开村子的大门”,龙家文已经在基础建设上下了不少功夫。村口废弃的小学教学楼被改造为“便民服务大厅”,并扩展成为阅览室、会议室、活动室、电商直播室等功能室齐备的组织阵地。与此同时,为彻底解决村里环境脏、乱、差等问题,驻村工作组和村“两委”通过逐户动员,进行了道路、护栏、绿化等基础建设,并推动了“旱厕改革”、三污一体等生活设施的改善。当村口两棵大树周围的荒地被拓展为村前广场时,这个隐匿于古树身后的小山村对外界展露出了“亮堂堂”的样貌。

诚然,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作为我国唯一的农业政策性银行,在自2012年以来坚持不懈的定点帮扶工作中已沉淀出融资、融智、融商、融情“四融一体”的帮扶机制。俞晨晨这个“第一书记”的背后有成熟的组织体系、责任机制以及帮扶资源。

“但推进实现和美乡村,并不是一个人的‘舞台’,更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俞晨晨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空降当地的外来者”:作为“外来的和尚”,他这个第一书记除充分贡献个人的优势力量与资源之外,还是当好“组织者”,去“最大化”地激发群体协同效应。

作为链接“城”与“乡”的交接点,紧邻城市的令冲村面临由乡村单一规划向城乡区域一体化规划的转变:令冲将不仅是令冲村民的家乡,也将成为开放对外的“服务型”小村。一场乡村变革势在必行,这将是对乡村治理智慧的考验。

加上俞晨晨,令冲村党支部只有11人。而在这个全由龙姓组成的村落,几乎人人都是亲戚,关系错综复杂,要是用“管”的心态去做乡村工作,一定什么都推不下去。因此,想要发展令冲,一定要发动各方力量,使“巧劲”,让所有人都置身事内,实现“从观众到演员,从客人到主人、从旁观者到参与者”的转变。

第一步,扩充基层服务队伍,深度打造乡村管理“全能网络”。除从村毕业大学生、返乡人员等人群中着力储备村级后备力量,尽力扩充基层党组织外,针对基层人才缺乏,乡村治理主体偏弱的问题,令冲干脆就充分调动留守在村里的老人和妇女等力量。

第二步,引入先进的创新管理理念,激发村民自治的积极性。为了进一步增强村民凝聚力,作为一种乡村治理的创新实验,令冲村引入友成企业家乡村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友成基金会)提出的“积分管理”制度——以农发行建设的“积分超市”为抓手,探索“积分兑换+人居环境整治+志愿者服务”的新模式。

令冲村积分超市

村民回家:欢迎“新农民”回到新·令冲村创业

友成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赵访接触过大量乡村案例:“令冲村具有羊肚菌、蜂蜜、甲鱼、莲子等优质特色产品,但不具备产品加工资质和独立的产品品牌,因此无法‘触网’流通,市场议价能力低”。在他看来,多数脱贫山村农业产业单一且分布零散,无论在规模还是品控上,都与现代化农业品牌有不小的距离。

以羊肚菌产业基地为例。羊肚菌作为一种名贵食用菌,售价高,但将其引入令冲村的初期,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最初,令冲村采用了以村集体合作社聘任的普遍模式,产业负责人按月领取工资,照护羊肚菌的大棚。但很快这种模式弊端显露,负责人动能不足,几次耽误了羊肚菌培育的重要周期。而羊肚菌又是成本极高、对栽培环境十分敏感的菌种,稍有不慎即损失惨重。

几经思虑,令冲村工作组调整工作思路,进行产业“精细化”管理——采取“联合合作”+“托管返聘”的模式,将村集体、种养能人、村民三者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即村集体和种养能人合作共建种养基地,村集体返聘种养大户为基地管护员,村集体负责保底回收和产品销售,种养能人负责基地管理。村集体通过基地投资获得收益,种养大户通过基地投资和基地管护获得收益,村民通过土地租赁和务工获得收益。

龙方油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成为羊肚菌产业带头人的。令冲村集体出资共开辟羊肚菌种养基地20亩,全部由龙方油作为负责人看管。其中15亩收益归属村集体,以工资形式托管返聘,并辅以阶梯制分成激励:高于限定的300斤平均亩产,获得销售利润20%的分成,超过400斤平均亩产,获40%销售利润分成。此外,剩余5亩作为龙方油自己的承包地,产出的羊肚菌将由村集体统一包装销售。

这意味着,对于龙方油来说,只要肯付出时间和精力,一定可以有收获。在去年收获的季节,为了避免“娇气”的羊肚菌出现意外,龙方油吃住都在种养基地,彻夜守候,最终也得到了扎实的回报:羊肚菌特色产业亩产值1.8万元,总产值36万元,龙方油个人增收8万元。

令冲村生产的羊肚菌

今年,龙方油几乎要把令冲村委办公室的门槛踏破,不是追着要参加产业培训,就是想出了可以拓展的新项目:“如果在家里能挣钱谁还去外面打工呢?回来后我不仅学到了新东西,还有了带着大伙一起充鼓‘钱袋子’的成就感”。

为使令冲村现有生态特色产品具备市场流通条件,农发行与友成基金会汇集资源,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创立“令冲苗寨”品牌,以提升令冲产品附加值。将令冲村原本的产业化零为整,形成品牌效应。

而令冲在拥有自己的产品品牌后,也初步实现了线上渠道的对接——在村内打造直播间,培养令冲“乡土网红”新农人开展线上直播带货。积极对接电商销售平台,推动令冲村农特产品进驻电子商务平台,让村民实现“离土不离乡、就业不离家”。

共创和美乡村:这是一场高效协同的社会创新实验

如果一方想做的事,另一方既有意愿也有能力做好,就叫“激励相容”。在令冲村这个小村庄里,农发行、友成基金会与令冲村所属地的地方干部们,即进行了这样一场“以小见大”的社会实验。

俞晨晨在农发行分享工作感悟时十分触动,“乡村建设不能只算投入产出比的经济账。我们投身乡村振兴工程,算的是‘生态账’‘民生账’,这是大账;但老百姓想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有自己的一本小账,这两者的平衡需要智慧和同理心。”

令冲村森林面积占八成以上。因此,整村推进国储林项目盘活林业资源,引金融“活水”到令冲是俞晨晨在令冲主推的一项工作:“这将成为令冲‘创业’的第一桶金,是大账”。从“小账”的角度来说,除了实实在在的储金,令冲村成立村级“帮扶基金”,以构建村级防返贫长效机制。此外,农发行还打造有与此配套的五林经济以及“融商”改造林内休闲康养民宿以促进当地产业发展以及村民就业。

而友成基金会也最大化发挥了培训“新农人”的机构力量。他们针对回乡创业的本土本乡的返乡青年、乡村妇女等,提供创业致富的相关技术以及了解市场,利用电商销售以及金融机构融资、合作社组织运营等多方面的知识。

去年11月,锦屏县残疾人联合会的龙本珍作为驻村干部的来到令冲村时,对于这个充满了“实验性”小村庄感到惊讶:“不仅仅是整洁的村容村貌,为了避免森林火灾这里引进了城市里才有的‘垃圾分类’项目;以及为了调动村民参与村政村务积极性的积分超市,都是很先进的管理和培训理念,在乡村并不常见。”

“更令人舒适的是这里的工作氛围”,龙本珍认为令冲村工作组整体都在呈现出一种高效协作的创新动力,“没有人害怕失败。令冲根据村内各项产业特点,还扶持出农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和种植种养大户等各类新型农业主体,和企业合作培训妇女学习侗绣、苗绣等非遗传承项目,不仅企业为品牌增值高兴,村民的生产积极性也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 

总监审:姚卜成
监 审:韩世雄
责任编辑:俞得顺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联系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杂志订阅|网站声明|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农业农村部太阳宫办公区12层 邮编:100028 投诉电话:(010)59195820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10120230004 丨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240091 丨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28022号丨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2022015544号-1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中国乡村振兴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10120230004 丨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240091丨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28022号丨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2022015544号-1